1月6号临近,副总统的角色成焦点,选举人票结果能被单方面改变吗?

随着1月6日这个选举人票统计的仪式将要在国会举行。一些人对彭斯的角色或者有误解,或者想故意误导群众,以为彭斯可以改变各州的选举人团投票的结果。日前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籍议员Louie Gohmert就到法院起诉副总统Pence。要求法院判决来敦促彭斯不承认七个摇摆州的选举人团投票结果。

共和党众议员Louie Gohmert起诉副总统彭斯,要求选举人票计票时改变结果

这个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众议员Louie Gohmert,就是之前传谣说Deminion的服务器在德国被美军查抄的那个议员。

11月初Gohmert接受Newsmax访问时说听说Dominion的服务器在德国被查抄

本周一12月28号,Gohmert和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几名可能的选举人在联邦法院起诉了Pence,试图制定出国会下周清点选举人票的规则。这是他们孤注一掷的希望,希望改变副总统主持1月6日参众两院联合清点选举人票的会议时候的规则。就是简单地忽略总统当选人拜登的选举人票,而改为计数特朗普的已经在大选中失利的选举人名单。

至少有140名共和党籍的众议员说他们要在1月6号这天投票反对计数6个摇摆州的选举人票。Gohmert说他也会加入他们。

另外,以Ted Cruz为首的11名共和党参议员星期六宣布,他们将投票反对计数“有争议”的选举人票。共和党的11名议员表示,他们打算支持对选举团的反对意见(如果有的话),并提议选举委员会对“争议州”的选举结果进行“紧急10天审核”。彭斯对这些参议员星期六的举动不置可否。

加上之前就扬言要反对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霍利,就有12名参议员表示要挑战选举人团投票结果。

他们补充说,国会1月6日的投票是“剩下的唯一宪法权力,可以考虑并迫使解决严重选民欺诈的多项指控。”

数十个州和联邦法院,州长,州选举官员以及国土安全与司法部都确认,没有任何可信的指控会影响选举。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但是这些川普支持者以为可以通过更改众议院投票方式来达到意淫或者相互取暖的目的,是达成不了他们的愿望的。因为按照规定,至少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员同时对一个州的选举人票提出异议之后,参众两院将各自辩论两个小时及各自全员投票。参众两院同时有足够票数是才能将该州的选票作废。而民主党在众议院占多数。所以这种挑战无论如何无法在众议院通过,根本无法达到在众议院由州议员代表团投票的阶段。

另外,从12月中旬选举人团投票结果出炉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和共和党二号人物、党鞭约翰·图恩就一直反对在1月6日的国会计票仪式上推翻选举结果。因此,即便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席位占优,但也分歧严重。

所以1月6日国会有可能的反对行动,其后果无非就是计票的结果可能晚出来几个小时,但是不会影响大局,所以只能是一些人的自娱自乐。

同时对于Gohmert诉副总统Pence案,Pence回应说,控方起诉找错人了。Gohmert起诉的对象应该是国会,而不是Pence本人。因为根据宪法第十二修正案的规定,副总统的职责只包括开信封验票,国会才是宪法第三条的相关责任方。因此彭斯建议法院直接dismiss该案。

彭斯周四要求联邦法官驳回诉讼,理由是戈默特以及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人提出的法律问题应由众议院和参议院而不是副总统处理。彭斯提交的文件没有说他是否会接受干涉选举人团计票的可能性,但是没有公开的迹象表明他会这样做。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法院通过了戈默特所代表的立场,实际上将剥夺他根据《选举计数法》成为众议院议员的机会,因为这样会反对计数选举人票,然后对其进行重新辩论和投票”,彭斯的反诉状里是这么写的。

本周五, 地方法院驳回了戈默特(Gohmert)和几名亚利桑那共和党人的诉讼,试图迫使彭斯下周在国会开会计算选举人团票数时,将选举人团结果推翻,把票投给川普总统。

而同样不出所料,在本周六,联邦上诉法院驳回了得克萨斯州众议员路易斯·戈默特(Louie Gohmert)的上诉,为这一出闹剧划上了句号。

法官判决书说:

“We need say no more, and we affirm the judgment essentially for the reasons stated by the district court. We express no view on the underlying merits or on what putative party, if any, might have standing. The motion to expedite is dismissed as moot. The mandate shall issue forthwith,” read the ruling.

“我们无需多说,我们主要是根据地方法院的理由确认判决。我们对是非曲直或假定的任何政党(如果有的话)可能有立场不发表任何意见。加速审理的动议被驳回,该授权书会立即发出。”

在案子被联邦法院驳回后,Gohmert则扬言案子被法院驳回则可能会引发暴力,趁机煽动街头暴力。

林伍德说彭斯应该被抓起来以叛国罪处决

无独有偶,行为艺术家,QAnon阴谋论的鼓吹者,林伍德律师说彭斯副总统,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以及大法官Robers都是某党特务,政治精英如乔治·索罗斯,比尔盖茨也有卷入,CIA则知情。

说副总统彭斯应该被抓起来以叛国罪审判,将要被行刑队处决。

这种说法过于疯狂,川普的另一名律师Jenna Ellis都看不下去了,说我不支持林伍德的这种说法,我还是支持依法治国和美国的宪法。林伍德说,“哎呀我也支持美国宪法啊,但是我还同时为真相战斗”。他所谓的真相就是彭斯如果不支持修改选举结果就是叛国,就该被处决。

对于如此过火言论,保守派电视台,基督教福音派电视台CBN(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的主播David Brody发推特说:林伍德完全失控了,如果副总统不拒绝对有争议的选举人票验票,就应该以叛国罪被处决?这不是大多数美国人说的使美国重新伟大(MAGA)。这来自边缘人的(想法)。为林伍德感到羞耻。

因为说要以叛国罪处死副总统彭斯,对于一些人说Linwood已经发疯的指控,林伍德予以否认,他说他还好。此前林伍德参与的试图改变川普选举结果的诉讼遭到广泛挫败,现在的战绩是1胜49负。唯一获胜的案例只是对检票员观察计票的距离有争议,这对改变选举结果则毫无影响。而对于彭斯副总统要求法院驳回要求他改变选举结果的诉讼,一些共和党议员表示愤怒。

林·伍德的这些言论,就是跟QAnon、Infowars一个档次的阴谋论,并没有多少新意,任何有一定理智与智识水平的人,都不应当将其当真。

这也是一个专门喜欢在推特上造谣的账号,要知道,副总统提名要国会两院同时通过才可以生效,哪有那么随随便便指定一个人就可以当副总统,纯属弱智谣言。

结论

因为川普拒不认输,随着1月6号和1月20日临近,各种离谱的阴谋论和作妖还会层出不穷。各位看客也就当作行为艺术表演看看乐呵乐呵算了,认真你就输了。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