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从红顶商人到主管部门整肃的对象

年羹尧,在拥立雍正帝即位时起过重要作用,从而深得雍正重用。人称”内有隆科多,外有年羹尧“。曾平定青海叛乱,深得雍正赏识,官至抚远大将军、一等公,权倾一时。

但是功高镇主,皇帝很生气。年羹尧在章奏中将成语“朝乾夕惕”写作“夕惕朝乾”,且字迹潦草,雍正以此为由,展开文字狱,以“年羹尧自恃己功,显露其不敬之意,其谬误之处断非无心”。于该年四月将年羹尧革职,调任杭州将军。

同年六月,诏令褫职年羹尧两子;并因其妄自参奏金南瑛,削太保衔[30]。七月,再连续降为二等公、三等公,并降为闲散旗员。

年羹尧仍然心存侥幸,还上书皇帝,“臣不敢久居陕西,亦不敢遽赴浙江,今于仪征水陆交通之处候旨。”雍正怒斥年羹尧“迁延观望,不知何心”。所谓墙倒众人推,一时众官交章劾奏,直隶总督李维钧连奏三本,痛斥年羹尧“挟威势而作威福,招权纳贿,排异党同,冒滥军功,侵吞国帑,杀戮无辜,残害良民。”

因年羹尧查拏郃阳私盐致使无辜冤死者七百余人,雍正帝大怒,逮捕入京,过一年赐死。

可怜在皇权专制下,曾经的抚远大将军,皇帝旁边的红人,权倾朝野。只因不知道收敛,结果官衔说没就没,性命说没就没。

民间流传一个段子,昨天还是抚远大将军,明天就被发配去守城门。专制社会下个人的姓名和荣辱,都是皇帝一句话的事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过了大概三百年之后,杭州有个马氏,曾经也是当朝首富,福布斯排行榜排第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一会拍电影(拍摄电影功守道),一会儿打太极,风头一时无两。只因2020年10月24日,在上海召开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言抨击金融监管部门,指责金融监管阻挠了创新。

“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当铺。”“借 10 万块,你怕银行;借 1000 万,你和银行都有点慌;借 10 个亿,银行怕你”。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关注。马上11月2日,被人民银行,证监会,银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四部门联合约谈。11月3日,上海证交所发布公告说,延缓蚂蚁金服IPO上市的决定。香港证交所当晚也发布声明,暂缓蚂蚁集团在港股上市。蚂蚁金服的上市,被认为是史上最大IPO。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是最高领导人本人亲自下令暂停了蚂蚁金服的上市。这也说明,在天朝根本没有可以由个人控制的资本。资本还要看权力的颜色行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更进一步,蚂蚁金服下架了所有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因为央行说其是非法金融活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阿里巴巴辟谣说中央工作组进驻阿里是谣言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总局立案调查阿里巴巴涉嫌“二选一”等垄断行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从红顶商人,到成为主管部门拿捏的对象,这中间经历了什么?

马云本是杭州一名英语教师,下海创业,成立了阿里巴巴。2014年7月,阿里巴巴上市前夕。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报道称马云阿里巴巴背后的金融资本,分别来自于太子党,如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的博裕资本。还有贺国强儿子贺锦雷的国开金融,以及刘云山儿子刘乐飞以及曾培炎儿子曾之杰掌控的中信资本。而中信的长期董事长是王震的儿子王军。

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是博裕资本的一名合伙人。中信资本母公司中信集团旗下的另一家公司聘请了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刘云山是中国宣传领域的最高官员。国开金融则聘请了前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贺国强的儿子贺锦雷。

这篇报道对阿里巴巴的影响不小,可见阿里巴巴就是各个太子党背后运作的金融资本的白手套。

阿里巴巴集团对《纽约时报》刊登的文章作出了回应,称该公司是依靠市场,而非任何投资者的背景来推进业务的,时报的文章描述了阿里巴巴部分股东拥有的政治人脉。称时报的文章“错误地描述”了阿里巴巴和投资者的关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另外,川普上任伊始,作为对新任总统对华关系的试探,马云曾经接触过川普的女婿kushner以及川普本人,马云还承诺给美国创造一百万个就业机会,川普当时很高兴。不过这一百万个就业机会,随着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并没有兑现。同一时期去美国疏通关系的还有安邦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这大概就是翟东升口中所谓的上头有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种种迹象表明,当时马云和安邦都是代表中国官僚资本的掮客,通过其商业影响力想要去影响美国的政治。后台如果不过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让他出来运作。

所以无论像马云,安邦吴小晖,还是明天系肖建华,无非都是高层人物的白手套。用完了,低调一点,闷声大发财就好了,非要高调出来show off。没有赵家就没有他的今天,反过来指责赵家人的监管太过分,好听一点就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难听一点,那不就是自寻死路吗?

所以别看像同是混迹于杭州的胡雪岩一样的红顶商人,还是像年羹尧一样的政治红人,资本在权力掌控下起舞,一时风光,其实离阶下囚也就一步之遥(参考电视剧《八月桂花香》)。

经常听见有人说什么政府现在不管控言论了,网络言论都被资本控制了。这是对中国的国情有多么的无知,才会以为中国有不受政府控制的资本,甚至以为资本可以掌控言论和媒体。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