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防止“盲人摸象式”解读文革

6月26日晚上听了几个民运人士辩论黑人民权运动和中国文革的比较。题目是《BLM“黑命贵”运动是“美国文革”吗?》。

这个辩论题目本身就不太合适。把Black Lives Matter翻译成黑命贵,本身就是对这个口号的歪曲。可以想见,出这个题目的人,自己已经预设了什么样的立场。黑人为了抗议自己的族群经常被警察无故射杀,而警察经常没事得不到惩罚的现状。黑人民权组织于2014年掀起了Black lives matter的运动。强调的是黑人族群跟别的族群享有平等的权利。所以这个口号翻译成“黑人的命也是命”,或者“黑人的命也重要”比较合适。也有人翻译成“黑命攸关”,或者“黑人同命”。BLM是相对于黑人的命不重要不值钱来说的。如果华人非要把黑人的生命用高低贵贱来说的话,那也应该是黑命不贱,而不是什么黑命贵。贵就是暗示说黑人要求比别的族群更高的权利,这根本就是曲解原意。黑人从来就没有要求比别的族群更高贵,这种翻译完全是别有用心的人歪曲,从而掀起别的族群的仇恨心理。

抬杠的人提出了一个反制的口号,叫All lives matter。意思就是说,谁说只有黑人的命重要,难道别人的命就不重要了吗?所有人的命都重要。这就好比美国人纪念911的时候跟他们讲 “所有大楼都重要, 就你们那俩是楼? 明明众楼平等, 有什么好矫情的?” 看看会不会被打?中国人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时候跑去讲 “谁的命都是命, 为什么偏偏纪念南京人的, 人家扬州人不是命吗? 乃至死掉的日本人不是人命吗?” 看看会不会被打?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题目的问题还是个比较小的问题,两方辩论中对文革历史的认识错误都比较多,这里需要澄清一下事实。

比如魏先生说文革是一种反抗暴政的行为,这么说显然与文革的总体性质不符。文革的主流当然是最高领袖发动底层群众,号召底层群众起来推翻官僚体制。而前期最早听到风声行动起来的是一些高干子弟,他们组成了红卫兵。俗称老红卫兵或者八一八红卫兵,就是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的那些人,像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这些人。北京红八月抄家,打死人的也是这帮人。例如打死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的红卫兵。据当事人丈夫王晶垚回忆,当时在该校就读的邓小平,刘少奇女儿都有参与

之后这些老红卫兵根据周恩来一边的指示,先成立了西纠,后来又成立了首都中学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西纠司令孔丹的母亲是周恩来的秘书。这些红卫兵纠察队的成立背后有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通过当时的国务院秘书长周荣鑫北京卫戍区进行的支持,“意在通过这些红卫兵纠察队维护当时已经出现混乱的秩序”。其实就是推行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老红卫兵要求血统纯正的红五类才能参加,所谓“出身不好”的诸如黑五类的子弟被排斥在外。其实他们也不是维持秩序,他们主要是跟揪斗老干部的造反派对立,并私设公堂,冲击公安部,反对中央文革。被称为保爹保妈的保皇派。这与毛要发动广大底层群众起来造老干部的反的初衷不同。所以联动遭到了毛的取缔。魏京生同志本人就是高干子弟,参加的红卫兵就属于联动组织。联动所作所为是要维护既有的官僚体制和秩序,绝不是什么反抗暴政。

文革当中是有一些地方出现了一些民间思潮,别称作民间思想者。但是绝大多数造反派,还是在官方允许的范围内活动。一旦有越雷池半步,就变成了遇罗克,张志新,被体制无情的镇压。像傅志彬在辩论当中提到的清查五一六。清查五一六,其实是清查针对周恩来的反对力量。根据维基百科:

“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是指1967年中国北京一度存在一个名为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的极左组织,利用五·一六通知散发反对周恩来的传单。后中共中央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运动,简称清查五一六,大批无辜干部群众被迫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清查五一六集团,跟由高干子弟组成后台是周的联动,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个组织。

文革前期的红卫兵运动也好,造反派夺权也好,其背后都是党内各派系之间的权力斗争。而美国黑人民权运动,背后不可能有什么两党权力斗争。所谓的左派煽动也好,索罗斯派钱也好,Antifa也好,都是挺川人士散布的谣言。索罗斯一生反共,支持欧洲颜色革命的他,被共产党多次指责为幕后黑手,结果倒被法轮功网站指责为在美国推行共产主义的幕后黑手,这种站不住脚的阴谋论,简直都不值得一驳。

另外夏业良说文革有人民群众争取民主的意义,也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文革中虽然允许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四大。普通群众可以造自己单位领导的反。这给前十七年受到委屈的一些群众提供了发泄的管道。但是这种有限的言论自由也是严格受限的。贴大字报要是指向了毛,指向了中央文革,马上人就消失了。

毛发动夺权结束以后,很快就提出由“三结合”的个名为换回接管权力。所以“三结合”方式,即由革命干部、群众组织代表和部队军管代表组成。群众组织代表,就是以前造反的造反派,很快就被边缘化。而革命干部,则是之前夺权斗争胜利的一方,而革委会主要就军官代表控制实权。所以革委会主任不仅不是选举产生,还是都是军方任命的。

所以主要是草根组成的造反派,很快就被边缘化。文革中根本也没有实现过民主选举,所谓争取民主的意义不知道从何说起。

另外文革中所谓的抄家和打砸抢破四旧,都是在公安部门怂恿下,让红卫兵去干的。这跟美国黑人运动中,有人趁机抢烧店铺的性质又是完全不同的,而且不排除有很多白人至上主义者混在其中捣乱。所以两者有本质区别。

老魏说文革和BLM的相似点是否定历史和文化,历史全都虚无了,这也不对。BLM借着运动的机会,清除掉了一些给奴隶制张目的,以前因为保守势力强大拆不掉,这次趁机拆掉的历史雕像。这个是对历史的反思,而不是否定已有的文化,更谈不上历史虚无。这跟文革中,官方背景对历史文化的否定是完全不同的。

文革历时十年,是多方力量角力,十分复杂的一个历史事件。很难三言两语定性成一个简单的论述,可以参考秦晖的文章《对文革的四种判断》。辩论各方都只看到了对自己有利的部分作为论点,却不顾全貌。这就好比盲人摸象,一人摸到了象腿,一个人摸到了象鼻子。然后一个人说文革是象腿,一个人说文革是象鼻,都不算全错,也不算全对,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是这种对文革全貌缺乏了解的辩论则毫无意义,只会错上加错。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