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现象与马基雅维利主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近日,有一些反郭或者开始是挺郭,后来倒向反郭的人士,开了一个听证会,再次揭露了郭文贵以爆料为名,实际上是行诈骗钱财之实。不禁让人惊叹,时隔三年,原来以为谎话连篇的郭的信用早已破产,没想到到现在不但能骗得一些人相信,还能骗取大量的钱财。所以重新剖析一下所谓的郭文贵现象还有一定的必要。

2017年初的时候,遭到中共通缉的流亡富商,曾经是国安部副部长马仔的郭文贵,开始通过YouTube这个平台做爆料,所谓的每天报平安的节目,一时间吸引了不少人关注。他在节目里经常口无遮拦,东拉西扯。爆料的对象多是一些中共高官内部腐败的所谓秘闻。有很多东西,其实很多是网上以前就流传过的东西。比如现国家副主席的房产,网上以前就披露过。海航的问题,以前也有过披露。郭把这些都说成是自己的爆料。还有大量的无根据的对一些名人的各种人身攻击,尤其是女性,比如FBB,说跟某高官有染。结果所谓爆料的截图,是电影《苹果》里的剧照。他这种攻击别人的手段,就跟共产党惯常的手段无异,都是走下三路。因为对手根本无法拿出能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就好像王小波小说《黄金时代》里面所说,要证明A和B没有搞破鞋,除非1, 证明A是处女,2,证明B是天阉,没有性能力。这两样都没法证明,所以无法证明A和B没有搞破鞋。郭就是用这种让人百口莫辩的下流手段,来打击别人,并提高他自己的点击率。当年郭还想吃六四人血馒头,因为谎言没法自圆其说而作罢。

还有一个让郭名声大噪的是VOA断播事件,指的是2017年4月,时任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的龚小夏采访郭文贵的时候,播到一半突然被掐断,引起广泛关注。很多人指责VOA打压言论。同时还暴露了龚小夏和美国之音台长阿曼达的矛盾。这个断播很离奇,之后很多人指责龚小夏,龚小夏等几个人也因此离职VOA。但是从那以后,龚小夏和班农,以及郭经常走在一起。而不久前美国之音台长也被撤职,原因是报道新馆肺炎疫情的方式引起了白宫的不满,这都是后话。同时明镜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媒体,因为播放郭文贵的节目,增加了自己的知名度。

虽然从郭出现在网上就有很多人质疑他所说内容的真实性。他每天东拉西扯,多涉及一些权斗,宫廷内幕的事情,也涉及很多权限交易和性交易。一般人也很难去证实他所说内容的真假。郭也说了,管我要证据链,凭什么给你啊。

郭靠这种口无遮拦,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流氓习气,给一些人造成的印象倒成了敢言,从而也吸引了大批的人来关注。郭的内容,确实满足了一些反共人士的意淫癖和市井草民的窥阴癖,同时还吸引了很多墙内的人翻墙出来猎奇。但是十句话里难得有一句是真的。在郭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叫做“郭粉”的群体。有很多曾经的民运人士,也亲自下场挺郭(后来发现就是为了几万块钱)。郭和郭粉们,对质疑他们的人,就把对方打成“特务”,或者“伪类”。但是郭自己就是特务出身,这又是多么讽刺,特务说别人是特务。郭就成为了一个教主,不容质疑的人。

还有郭的抬轿者说,海外民运三十年,不如郭爆料革命三个月的影响力大。不过现在从结果来看,郭的影响力十分有限。郭极力攻击和打击的对象,原来的中纪委负责人,卸任了常委以后,照样能够留任国家副主席。海航的坏账问题早就有,到今天还依然在运营。郭就靠动动嘴皮到处骗,跟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实在是没有办法相比。

一些支持郭的人认为,共产党已经够坏了,跟他们还讲什么道理,斗争不要有洁癖,管用就行,所以用下流手段对付他们有什么不可以。这就是典型的成王败寇理论,只管结果,不管过程。或者叫做马基雅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ism)。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是意大利政治家和历史学家,以他写的一本书《君主论》而闻名。马基雅维利主义就是主张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马基雅维利主义有四个主要特征:第一,缺乏人际关系中的情感;第二,缺乏对传统道德的关注,对他人持功利性而不是道德观点;第三,对他人持工具性而不是理性观点;第四,关注事件的完成而不是长期目标。

这样为了一个看似崇高的目标,就可以牺牲个人利益,因为他人仅仅是工具,也可以放弃道德底线。

同时我们通过郭的所作所为也可以看到,郭对自己有利用价值的人就称兄道弟,一旦用不上了,马上翻脸不认人,立马把对手当特务伪类对待。那些曾经激情四射挺过郭的人,没有几个不被这么对待,昨天还是战友,明天就是敌人。见过A和B曾经同时都是挺郭阵营的人,先是A被郭踢开,于是B开始打压A,说A是特务,叛徒,伪类。可是没过多久,B也被郭踢了,就是不知道B如何去面对A。B可能还面对郭的官司。还亲眼所见,有反共人士替郭的所谓“千年圣君”说辩护的,不过后来也被郭一脚踢开了。所以郭旁边的吹鼓手越来越少,倒是还有些不明就里的所谓蚂蚁,继续做着反共的梦支持郭,甚至还被他骗取钱财,真是可怜又可悲。郭和他的追随者的所作所为,就是马基雅维利主义在现实中的最佳注脚。

马基雅维利主义是一种用来达成貌似崇高目标的现实主义手段,但是其本身的性质却往往与要达成的目标不符。专制者手里有枪炮,有舆论,很强大,论这一点反专制的人都比不过。跟专制者斗争的有力武器,就是真实和道义。如果连这个底线也丢掉的话,那他们跟自己所反对的人,就没有任何区别了。

反对自己的敌人,结果最后变成了跟自己的敌人一样的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坏,我要比你更坏才能战胜你”。这不就成了历史上历朝历代改朝换代的循环中的又一次重复,没有任何进步性可言。正如尼采所说,“和怪兽作斗的人要小心自己不要也变成了怪兽。如果你长时间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最大弱点在于,其本身的性质和其想要达成的目标不一致,所以其手段和目的之间是矛盾的,从而造成了手段和目的之间的互相伤害。

正如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所说,如果(美国)放弃了为追求人权而发声的立场的话,(美国)就丧失了道德楷模的作用。同样,为了反对一个强大的敌人而丧失了自我,放弃了底线,而采用跟他的敌人的一样的做法的话,反对的斗争也就失去了其意义,因为反对者跟被反对者变成了一丘之貉。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