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信主流媒体只信川普和自媒体,看看离真相到底有多远

12月5日围观了一个由国内和海外挺川人士和反川人士参加的辩论会。很惊讶地发现,挺川人士,无论是身在国内还是国外,甚至还有在海外从事媒体行业的人。他们都说不相信主流媒体。很好奇他们的消息来源是哪里,他们都说是自媒体,而且他们传递出了很多早就已经就被辟过谣的谣言。比如投票人数比注册人数还多,死人投票。还有梅兰妮亚只有5个工作人员,而奥巴马夫人有44个工作人员,这种明显是胡扯且早就已经辟谣的东西,他们深信不疑,直接拿来引用。他们虽然也声称,自媒体的内容也不可全信,会去求证。但是国内如果用不成谷歌,连接英文媒体网站又存在困难的话,或者阅读英文有困难,则对这些谣言比较难于求证。

比如奥巴马第一夫人工作人员这一条,随手一查就知道是不实信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事实核查网站politifact早在2019年3月就有对奥巴马夫人和川普夫人工作人员数目的核查

米歇尔奥巴马的工作人员大约有25名,其规模与她的前任相似。而梅兰妮亚的员工人数大约是10名。据美联社报道,2009年,即将离任的第一夫人劳拉·布什(Laura Bush)的职员在24至26之间,而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的职员到2000年3月已增至19名。南希·里根的新闻秘书希拉·泰特(Sheila Tate)在2011年告诉PolitiFact,第一夫人的职员在她的时代倾向于15个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事实核查网站polififact的结论是半真半假,其实是有误导性。尽管川普的员工人数少于奥巴马的员工人数,但是单挑奥巴马夫人是一种误导,因为川普第一夫人的员工人数也少于任何数十年来的民主党或共和党总统第一夫人的员工人数。

当然,这只是前朝旧事的一个插曲,我们继续来核查跟投票有关的网络谣言。

一、川普推特说亚利桑那州出错的选票有3%,他就可以赢回9万票

川普在12月2号发推说,在亚利桑那州,抽查的100张选票,有三张出错。如果有3%这么高的出错率,那么亚利桑那州有300多万张选票,那样反转的话他就可以多得9万张选票。在亚利桑那,拜登只领先川普10457票,那样川普就翻盘有望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事情的经过其实是这个样子,11月30号的时候,亚利桑那的法官允许共和党的律师随机抽取100张复制选票(duplicate ballots)。之后共和党的律师宣布他们在100张复制选票中发现了有两张错误,一张是把川普的得票算成了拜登的,一张川普的票没有算进去。100张复制选票中的错误票是2张,而不是3张。而且这些错误的选票是在复制选票中抽查的,并不是所有的选票

关于复制选票,我们之前的一篇文章《谎言真的重复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吗》中介绍过。主要是为了机器能够成功读取选票,如果一张选票用不正确的笔填写,比如勾填时用的是高亮荧光笔,会导致机器无法读取,那么选票就会被机器筛选出来送到复制台,那里的工作人员是一位民主党人搭配一位共和党人。根据非常严格的规则,他们将该选票的标记复制到一张新的选票上,即使其中有错误(比如投给两位总统候选人而不是一位)也复制错误。原件被保存为记录,复制件则交给计票器进行扫描。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亚利桑那州最大的Mariposa县一共有27,859张复制选票,如果根据2%的错误率计算,最多可能出现反转的也就不到580票。亚利桑那州一共有3,387,326张选票,复制选票的比率是1.35%。所以全部复制选票也就4万多张,以2%出错率计算的话,也就是800多张票。即便按照川普所说的3%计算的话,他最多也只能拿回1300多票,还是翻盘无望。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事实上,在川普团队发现有2-3%的错误率之后,又进行了扩大抽查。抽查了1600多张选票,结果只发现了6张错票(包括之前的3张)。查完全部复制选票,也只有7张票出错。这个错误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川普希望亚利桑那州能够翻盘的愿望要落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亚利桑那州当地媒体azcentral.对核查事件细节的报道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李剑芒在微博上的辟谣

二、川普在推特上说佐治亚州点票室所有共和党人离开了以后有民主党在作弊,而且还有视频作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一个在网上流传2分半钟时长的视频显示,在佐治亚州的Fulton县,发生于11月3号晚上。当一个房间里所有人都离开后,有四个人从一个大桌子下拖出几大箱选票,在没有检票员的情况下开始计票。于是有人指控这些人在做票。

该视频是川普的律师在佐治亚州参议院听证会上提出的,同时也出现在2020年12月3日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频中,属于川普竞选团队的账号,标题为“来自GA的视频显示,装满选票的行李箱在民意调查员离开后从桌子底下拉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著名的右翼网站大纪元时报,2020年12月3日在其网站发表的题为《佐治亚州录像带显示,计票观察员被甩在背后,计入了成箱选票》的虚假报道。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佐治亚州一名npr记者在推特上澄清

看监控的日期是美东时间11月3日晚上11点,这个事情发生在佐治亚州的Fulton县。事实上声称观察员离开后秘密点票的阴谋论早就已经有了。是佐治亚州的党主席提出来的,然后Fulton县的选举supervisor也出来澄清过。当时的情况,确实是让很多计票员和观察员回去休息了,但剩下继续点票的区域并未对观察员关闭。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Lead Stroies网站对视频内容的核查

共和党籍的佐治亚州投票系统实施经理(Georgia’s voting system implementation manager)加布里埃尔·斯特林(Gabriel Sterling)在2020年12月3日的一次电话中对Lead Stories表示,视频中显示的是正常程序,看上去没有“怪诞或奇怪”的事情发生。

斯特林解释道,选举工作者被称为“cutters”,因为他们的工作是打开缺席选票的信封并核实最终进行扫描和点票的选票。在2020年11月3日晚上10点后的某个时间,这些人下班,因为当晚的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那些工人负责进行该流程的扫描部分,因为如果不通宵扫描就会留下没有处理的选票。

佐治亚州州务卿的首席调查员弗朗西丝·沃森(Frances Watson)在2020年12月3日的一次和Lead Stories的电话中表示,选票是装在标准容器中的。而在受到质疑的这段时间内的工作与从桌子下面拉出来的一箱选票无关。她说:

There wasn’t a bin that had ballots in it under that table. It was an empty bin and the ballots from it were actually out on the table when the media were still there, and then it was placed back into the box when the media were still there and placed next to the table.

桌子下面并没有一个有选票的箱子。那是一个空的箱子,当时媒体还在那儿时,从那箱子里拿出来的选票实际上已经放在桌子上了,然后当媒体还在那儿时候又放回了盒子里,放在桌子旁边。

此外,她解释说,媒体和其他观察员离开后唯一经过扫描的选票是已经在这些观察员面前打开的这部分选票。

而选举监测员弗朗西丝还告诉Lead Stories,从2020年11月3日晚上8点到2020年11月4日凌晨12:43之间,扫描仪扫描了大约10,000张选票。

此外,一位接受Lead Stories采访的州选举委员会监测员说,佐治亚州国务卿办公室副首席调查员于11月4日凌晨零点15分以后就凌晨12:15开始在场了。

根据佐治亚州务卿办公室的说法,拜登获得了2,474,507票,而川普获得了2,461,837票,拜登共胜出12,670票。

斯特林说,当他查看结果时,“选票分配没有异常。”

三、视频显示在佐治亚Gwinnett县有人从电脑里拷贝数据到一个优盘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一段11月30日的视频显示,在Gwinnett县选举中心,有Dominion的员工从电脑里拷贝数据到一个优盘里。

Ron Watkins于11月30日分享了这一消息,他一直在向其328,000个Twitter追随者兜售与Dominion有关的选举欺诈指控。Watkins是8kun网站所有者吉姆·沃特金斯(Jim Watkins)的儿子,该网站催生了QAnon阴谋论,该理论将川普视为反对精英恋童癖团体的十字军。

沃特金斯的一些有关选举欺诈的指控,出现在最近一起诉讼中,林伍德(Lin Wood)律师提供的书面证言(affidavit)里面,这位亚特兰大地区的律师本人也宣扬过QAnon阴谋论。

沃特金斯分享视频时,他包括以下内容:“仔细看看格温内特县选举中心的Dominion代表,负责统计选票和核实结果,从选举管理服务器将数据下载到U盘,将其插入笔记本电脑,操作数据,然后握住了这个U盘。”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只是旨在破坏2020年选举结果的虚假信息的最新例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这里看看,到目前为止FactCheck.org已经整理并辟谣了多少虚假信息。)

“这一切都太过分了,所有的这一切,”佐治亚州的投票系统负责人加布里·埃尔斯特林说。在12月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呼吁总统唐纳德·川普和其他民选官员谴责针对选举工作人员暴力言辞。“今天,格温内特县有20多岁的技术人员收到死亡威胁,今天还收到了一个绞索,称他应该因为叛国罪被绞死。……必须停止。”斯特林说。“他所做的,只是把数据从EMS(Election Management Server)里拷贝到计票系统里。”

斯特林指的是网上疯传视频中出现的Dominion Voting Systems的一名员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右翼网站Gateway Pundit发布了Watkins关于该推文内容的消息,就好像它是新闻报道一样。(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0/12/dominion-employees-allegedly-caught-video-downloading-data-usb-plug-laptop-manipulate-data-palm-usb/ 可以去看看GP是如何进行“报道”的,没有采访任何当事人,核实信息,而是全篇转载了来自Watkins的推文)

首先,视频中的人不负责认证选举结果。格温内特县发言人乔·索伦森在电话采访中告诉FactCheck.org的记者:“只有选举委员会才能进行认证。” Dominion承包商在那里协助计票过程。

至于视频显示他在做什么,工作人员正在例行检查已计票的票数,佐治亚州投票系统实施经理斯特林在接受FactCheck.org的电话采访时解释说。他正在使用USB驱动器将有关最近计数的选票的报告传输到装有程序的计算机上以进行读取。

斯特林说:“这只是重新计票过程的一部分。”他估计视频中显示的程序可能每隔一两个小时执行一次。索伦森也说,我们不确切知道视频是何时录制的或由谁录制的,但似乎是在该州最近重新计票期间。进行录像的房间的封闭区域是对公众开放的。

这次重新计票是对佐治亚州选举结果的第二次审查。第一次审查是全手工重新审计纸制选票。这是因为川普和拜登的差距小于0.5%,基于佐治亚州新通过的州法进行的,并于11月19日完成了审计。确认了候任总统拜登在该州的胜选。佐治亚州共和党籍的州务卿Raffensperger,认证了州大选的结果。

拉芬斯佩格在12月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预计重新计票后的最终结果不会有重大变化。审核后也没有任何实质性变化。

在录制视频的格温内特县,拜登赢得了58%的选票。在审计之后,这个百分比没有变化,尽管川普确实从总共415,507张选票中获得了另外285张票。

另外,斯特林还指出,该视频似乎是在重新计票时拍摄的,而不是在原始计票的时候。因此,如果一个工作人员在重新计票时操纵了选票计数,数字上跟首次计票就会有明显的出入。

所以,这个视频暗示存在有利于拜登的选举欺诈并不成立。

FactCheck.org对此事件的核实调查:

四、有油管大V说2020年的邮寄选票的拒绝率远低于2016年,所以有猫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油管大V说2020年的邮寄选票拒绝率只有0.2%,而2016年的邮寄选票拒绝率有6.4%。而且2020年的邮寄选票远多于2016年,理论上,出错的概率更高,那这里面一定是由猫腻了。

不过这油管大V的消息发得有些迟,川普总统早在11月19号就这么说。说佐治亚州的邮寄选票拒绝率远低于上次的,这不可能。一定是民主党作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但是实际上呢,佐治亚州尚未发布有关拒绝邮寄选票总数的数据。它仅发布了由于签名问题(签名缺失或不匹配)而被拒绝的邮寄投票的数量。这与2018年中期的百分比大致相同,仅略低于2016年总统大选的百分比。

当以邮寄投票的百分比来衡量时,签名问题的拒绝率在2020年(0.15%)与2018年(0.16%)几乎相同。

而以前的拒绝率高是因为,不仅包括了签名问题,主要的拒绝票的原因还是由于邮寄选票晚于截止日期才收到。

根据美国选举援助委员会的数据,2018年佐治亚州总共拒绝了约3.1%的邮寄投票;2016年约有6.4%被拒绝。大多数选票由于迟到而被拒绝,而对签名问题的拒绝只占总拒绝总数的一小部分。

在11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佐治亚州投票系统实施经理加布里埃尔·斯特林(Gabriel Sterling)表示,邮寄选票因为签名问题的拒绝率在2016年大选中也大致相同:在当年的246,000封邮件中,约有580枚选票属于缺少签名的不合格的选票。那一年的拒绝率约为0.24%。他因此补充:“跟前次投票相比是非常一致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FactCheck.org早在11月20日就已经辟谣过这一虚假信息了

川普将各种原因的邮寄投票拒绝率与仅由于签名问题而导致的相对较低的拒绝率进行比较时,就是在混淆试听。而且川普的不实言论在半个多月之前已经被打脸了,油管大V继续拿出来做文章,继续炒冷饭,那就是别有用心了。

结论:

仅举了几个例子,就可以看到川普推特和各种自媒体以及右翼网站传播的不实信息比例有多高。回到本文开始时提出问题:用自媒体代替主流媒体来获取信息是否可行呢?我想用方可成老师在最新的一篇文章里的话作为答案。

专注于生产“另类右翼”内容的PragerU就有两则被观看了一百多万次的视频(以及另外两则被观看了30多万次的视频),循循善诱地劝导大家不要相信主流媒体。此外还有很多则流行的视频都在说:“我不相信媒体,你也不应该相信”;“为什么英国的主流媒体不值得信任”;“这就是你为什么不应该相信主流媒体”……

关掉YouTube,打开微信,我又看到:从一些中国知识分子群里面传出的各类消息也在说,美国的主流媒体全在颠倒黑白,全被控制了。颇有一些鼎鼎大名的知识分子不断强调,不该相信《纽约时报》,不该相信美联社。那么,相信什么呢?他们顺手转到群里的内容,大多来自欧美专门制造假新闻和阴谋论的网站。

在我看来,这样的做法显然是荒唐的,它就类似于:劝告大家从此不再去正规餐厅吃饭,而要专门吃三无小摊的东西。

这种污名化的背后,是赤裸裸的政治斗争。将“主流媒体”污名化,则是欧美的极端右翼希望构建出一个由虚假信息和阴谋论构建起来的平行宇宙,收获自己的忠实信徒 — — 他们知道,强大的机构媒体是他们散布虚假信息的对手,因此他们要做的就是千方百计击垮机构媒体的可信度。

下次当我们看到对媒体的攻击时,不妨多留意攻击者是谁,多想想:他们为什么让你别相信财新/新京报/纽约时报?

附:如何识别假消息

  1. 区分观点和事实。事实是客观的,可以查证。观点是主观的,无法查证。比如说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这个有判断标准,可以查证。说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这是观点,见仁见智。对观点和事实不做区分,一锅乱炖,是中文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一大弊病
  2. 凭常识和逻辑判断。比如说加州立法鼓励18岁以下卖淫,和12岁以下女性发生性行为合法。凭常识知道不可能。
  3. 确认来自可靠信源,大报vs小报,大报像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经济学人,英国卫报。小报则像dailynews,太阳报,nypost。大报的报道都要求来自可靠信源,且要求来自2到3个以上的独立信源可以交叉印证。大报一般都有事实核查团队。小报和自媒体则不具备这些新闻操作规范。
  4. 来自洋葱新闻,Babylonbee这样的恶搞网站的新闻也是假新闻。
  5. 善用搜索引擎查证,推特上用filter过滤,只看有推特实名认证的记者的信息可以查证消息。事实核查网站factcheck.org,politifact.com,mediabiasfactcheck.com,还有另一个比较著名的是snopes.com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6. 文章题目带情绪化文字的,很有可能就是假消息。比如“就在刚刚,突发,紧急”,或者类似于“不转不是中国人”之类的文字,十有八九都是假消息。就跟地摊文学吸引眼球的噱头差不多。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