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李银河的一些博客言论

周小平在微博上举报说他是带鱼的67个用户,并全部胜诉。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收到1387个支持。由于周小平事件持续发酵,有人转贴了李银河关于周小平文章的点评

李银河在文中说:小孩儿进了青春期,心里躁动,动不动伸胳膊挽袖子不是太平常的事儿吗?用得着那么引经据典逐一反驳吗?周小平洋洋千言,其实就说了一个意思:别骂政府啦, 中国没那么坏,外国也没那么好。他文中引用的那些数据本也不是那么认真的,充其量是他的情绪和感慨的一点佐料而已。他志不在理性分析,压根儿就是一个非理 性的情绪宣泄,跟他的文章最对仗的不是条分缕析,引经据典,而是另一句话:我就骂,我就要骂。

周小平岂止是”情绪发泄,只是说中国没那么坏,外国没那么好。”他的文章每条论据都站不住脚,有硬伤。有人把周小平文章逐条批驳,发在知乎上。后来周小平获得钦点以后,知乎上所以质疑周小平文章内容的文章全部被删。有关部门就是这么牛逼哄哄来践行他所谓的“三个自信”。

再回到李银河,隐约记得庆丰吃包子以后,李写过一篇肉麻吹捧的抬轿文章,找出来一看,果不其然,臭不可闻。原文在这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d53360102fbxk.html

而且共产党的初衷本来就不是为自己一个集团谋利益的,不是像农民起义改朝换代,当了皇上, 只是为了他们家坐天下的,而是为全中国人民谋利益的,尤其是为工人农民谋利益,而不是为地主资本家谋利益的,更不是为自己谋利益的。这一点从共产党执政的 前三十年的所作所为看得很清楚。那时大家是普遍贫穷的,全都没钱。后三十年,社会富裕了,党里也出来一批贪钱的腐败分子,但是他们一直是打击对象,最近的 反贪行动已经证明,他们在权力集团内部也是要被打击的人,而不是政府纵容他们贪污腐败的。

共产党执政前三十年,重工业积累建立在农民的剥削掠夺之上。改革开放三十年后,国有资产又流失到少数权贵资本主义手上。共产党现在难道不是蜕变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为少数权贵资本家集团谋利益的政党么。反腐也不过是选择性反腐,打击政敌的手段而已。还说共产党从来不为自己谋福利,中金公司,博裕资本,都是谁在掌控呢?

在中国历代王朝中,当官与发财从来是连在一起的,即吴思做过深刻分析的官场“潜规则”。但是这规则在共产党这里并不一定适用,因为毕竟已经到21世纪了,中国毕竟也快实现现代化了,想发财的就别做官,自己去做生意,这是所有现代民选政府的做法,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思路还是更像这些现代民选政府的思路,而不是中国传统农民起义建立起来的王朝政府的思路。

不知道李银河是不是还生活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共产党执政思路有哪一点像现代民选政府的执政思路了?不都是黑箱操作,隔代或者当代指定接班人么?所谓三个绝不搞,七不讲,哪一条能跟现代民选政府执政思路扯上关系呢?李银河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假装外宾,站着说话不腰疼。

中国文化中既有传统王朝统治的政治套路,又有自20世纪初年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和探索民主政治的经验,还有共产党在50年代建立起来的以公有制为基础和优先照顾劳动阶级利益的社会主义政治资源。我们完全可以借鉴世界上民主和自由政治权力的成功经验,把中国稳步地改造成一个既富裕又实行民主政治的现代国家,在这一点上,共产党的利益绝不是与人民对立的,而是跟人民一致的。

不知道李银河文中说的“我们”指的是谁,如果是共产党,共产党可是说了三个绝不搞,不知道要借鉴世界上谁的民主和自由政治权力的成功的经验,也许是朝鲜也说不定。李银河要不是一厢情愿,要不就是天真烂漫的书卷气太浓,完全搞不清形势。

习近平吃包子是这种变化的一个戏剧性高潮,它传达出一个信息:执政党并不一定要作威作福,它完全可以做到清廉奉公。

这段其实都不知道李银河想要说啥,这个“并不一定要”作威作福,潜台词好像是李银河以前觉得执政党就一定要作威作福似的。可见李银河不但搞不清形势,瞎天真烂漫,连语文都没有学好。

另外,2009年3月,李银河撰写的博客文章[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中称“贫穷就是罪恶”。 为中国大陆巨大的贫富差距背书。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 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

李银河自己上流社会了,可以高喊支持同性恋婚姻,支持群P,支持一夜情了,也不用瞧不起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底层劳动人民吧。“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不是自诩关注弱势群体吗,就算不为穷人去争取平等的权利,也不要说贫穷就是罪恶,是因为自己懒,笨,运气不好,才成为了一个loser,被社会淘汰的人吧。

孔子说:“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啥意思?就是说,一个国家如果是有道的,即社会秩序是公平的、是真正按能分配的、官员都是廉洁奉公的,这个时候,你却混的很差,没钱、没地位,那么你应该感到羞耻,因为这说明你或者懒惰,或者无能;反过来说,如果一个国家是无道的,即社会秩序严重不平等、财富是按权势分配、官员腐败成风,这个时候你却混的很好,有钱有地位,那么你应该感到羞耻,因为这说明你的财富和地位来路不正,都是些不义之得。

王小波在《中国知识分子与中古遗风》里面写:《纽约时报》有一次对知识分子下了个定义,我不敢引述,因为那个标准说到了要”批判社会”,照此中国就没有或是几乎没有知识分子。

从来没奢求你李银河批判社会,也不会逼谁当烈士,但是不要写这种舔沟文章出来恶心人总可以吧。不求你帮助穷人,为穷人谋福利,但是也别写出贫穷就是罪恶,是自己懒笨,运气不好,点背不能怨社会,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我这个要求不算高吧。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