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腾飞历史课视频里面的若干错误

袁腾飞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历史老师,讲得东西诙谐幽默,当段子听就行了,毕竟不是严肃的历史学者,研究文革历史,还是应该多看学者专著,如徐友渔,宋永毅,秦晖等人出的学术书。

北京中学历史老师袁腾飞,因为2009年的一段批毛视频在网上走红,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后来又上了央视百家讲坛,并出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还后续出了很多视频。一段时间相当红火。但是近来发现,他的视频和书中有相当多的错误,实在是经不起推敲。

在袁腾飞的讲述中国文革史视频中有一段说:

青海省军区司令赵永夫少将,青海的犯人起来革命,一帮劳改犯,起来革命,要冲击解放军的军火库。赵永夫少将下令开枪,打死了几个这个犯人,结果马上中央文革就把他逮捕:镇压人民群众,罪恶滔天,判处他死刑,不知道执行了没,反正就把他判处了死刑就。你想那军火库的武器就全出去了。

袁腾飞这段视频有多处错误,首先赵永夫当时是青海省军区副司令。司令员、军区党委书记是刘贤权。赵永夫枪杀的不是犯人,而是当时占据青海日版社的八一八造反派红卫兵群众。主要是学生和工人。

事情的起因是八一八造反派占领了青海日报社(而不是袁腾飞所说的军火库),赵少将派军队去夺回报社。青海二·二三事件,是文化大革命中首次爆发的大规模血案。1967年2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青海省军区与地方造反派经过九天的对峙后,以13个连的兵力攻入造反派占据的《青海日报》社。解放军打死造反派一百六十九人,伤一百七十八人。解放军中有四人被己方误伤致死,另有四十六人受伤。

205部队副军长张晓川率部13个连围攻报社两千余人守卫的大院。11时10分,军队枪击报社广播站。

下午2时,赵永夫的指挥所所在宾馆和报社后门桥头先后发出信号弹,枪声大作。守卫报社前门大院的水利局水文站3人首先倒下,一人当场死亡。报社西北角是湟水大桥,守在桥头的是汽车三场、五场、六场的工人,他们手挽手高声朗诵:“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枪声中第一排工人倒下了,20几人仅三人幸免。第二排岿然不动,继续朗诵。第二排倒下了,第三排仍然不动。一瞬间,64名工人死在枪口下。[3]

二十几分钟,战斗结束后,雪地里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的堆成了三层,皮帽子、棉帽子在风里滚动;在老报社(即印刷厂),火堆上也有尸体,有的大腿或是胳膊已经烧焦。[3]死难者大都是青年工人和十几岁的学生,尸体堆积如山,院墙上、木桩上、树干上到处血迹斑斑,有的尸体还在燃烧,发出熏人的恶臭。[4]

随后部队进驻学校进行搜查,因怀疑学生有枪,开枪射杀三人。车站便衣警察抓人,防止反革命外逃。各单位成立镇反指挥部、劳改队、拘留所,一时间私刑泛滥。

根据报道,逮捕赵永夫的也不是中央文革,而是周恩来。

青海军区给中央的报告中说“八·一八”有枪、有机枪。后来三月二十四日中央首长接见青海代表时,周恩来说:“你们就是想找借口镇压,下那么大的毒手。 报社有枪,赵永夫你有什么证据?”
赵永夫:“以前了解有枪。”
周恩来:“现场有没有?”(赵永夫回答含糊)
康 生:“你就回答有枪没有?”
陈伯达:“有?没有?”
赵永夫:“当时没搜出来。”
戚本禹:“为什么报告里说有枪?”
赵永夫:“不是在报社里有。其他地方开枪了,但没搜出来。”
周恩来:“现场上怎样?”
赵永夫:“有弹壳。”
……
周恩来:“没枪,你开第一枪,打死那么多群众”
……
周恩来:全部把他们包围起来了,你还没搜出来!(周愤怒地站起来),除非你伪造假枪!(注:原文如此,似应为伪造假象。)谎报军情,欺骗中央!
赵永夫:“不叫打,但管不住。”
……
周恩来:“到底打死了多少人?”
赵永夫:“死伤二百六。”(实际平民死一百六十九人,伤一百七十八人;军队死四人,伤四十六人。)
周恩来:“你去现场看了吗?”
赵永夫:“没有。”
周恩来:“这么大的惨案,你身为司令员还不到现场去吗?”

有种说法,支持赵永夫开枪镇压的是叶剑英。赵永夫随后被宣布隔离审查,一直审查了10年,没有被判死刑。做出决定的是中央文革小组。

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小組關於青海問題的決定

根据毛主席和林彪同志三月十一日对青海问题进行调查的批示,经向各有关方面进行了反复调查,青海问题的实质已经基本清楚:

第一、青海省军区内部问题是个反革命政变。副司令员赵永夫玩弄阴谋手段,推翻了司令员、军区党委书记刘贤权同志的领导,篡夺了军权。

第二、赵永夫篡夺了军权之后,勾结二○五部队副主任张晓川,对西宁“八一八”等革命群众组织进行残酷的武装镇压,打死打伤革命群众三百余人,甚至向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开枪,逮捕革命群众近万人。

第三、赵永夫谎报军情,欺骗中央,蒙蔽群众,所谓“八一八”等革命群众组织拥有大批枪枝,并首先开枪,毫无根据。经向在场的许多革命群众调查,守卫青海日报社的“八一八”群众,并没有枪枝。赵永夫等人派了专门小组进行调查,织锦亦未搜到一枝枪。

第四、以上事件同原青海省委书记王昭直接有关。

根据这种情况,现在决定处理办法如下:

(一)中央军委发布命令,由军区司令员、党委书记刘贤权同志全权负责处理青海问题,并由兰州军区派负责同志协助。

(二)除独立师、独立团归刘贤权同志指挥外,八〇六一部队、八一二二部队、二〇五部队,在处理青海问题上,也统一归刘贤权司令员指挥。

(三)向群众宣布“八一八”为革命群众组织。二月廿三日流血事件,应由赵永夫和张晓川负责。要为死难的革命群众恢复名誉,给予抚恤。对负伤的群众,要负责进行治疗。因为这个事件而被逮捕的革命群众和干部,一律立即释放,被打成反革命的,一律平反。

(四)受欺骗和蒙蔽的群众概不追究,群众组织之间的问题,用整风的方法来解决。严防坏人调动群众斗群众。

(五)人民解放军是伟大的。二·二三事件是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制造的,广大的当地驻军的干部和战士是没有责任的,一切革命群众同人民解放军当地驻军紧密团结起来,坚决打击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好。

(六)着手筹备建立以刘贤权同志为首的青海省军事管制委员会。

(七)赵永夫隔离受审,张晓川、王昭隔离反省,听候处理。

赵永夫青海二二三事件的经过和处理,随便在网上做点功课,也不至于错得这么离谱,完全颠倒黑白。可见袁腾飞还是想当然的东西居多。

另外一段,袁腾飞讲,彭德怀去找毛倾诉,被警卫阻挡,说主席有重要的客人。主席正在跟前妻贺子珍鸳梦重温一下。把民间流传的段子跟重大历史事件糅合在一起演绎,只能当评书听。

网友反映,在央视百家讲坛讲的《两宋风云》也错误相当多。

袁腾飞对文革的解读,基本上还是出于官方定调的造反派斗老干部,责任都推给毛。而对体制有组织的对群众的屠杀,如北京大兴县屠杀,广西四二二,湖南道县屠杀等,都丝毫不涉及。这种判断,跟事实出入很大,袁腾飞的影响又很大,事实上则充当了官方史观的传声筒,所以有很大的误导性。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