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六四屠杀三十一周年

大家好,今天是中国国内时间的5月31号。31年前的6月3日晚,以邓小平李鹏为首的中共当局下令出动数十万正规野战军,用机枪坦克,对付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强行进入北京天安门广场清场。期间造成大量无辜伤亡。结束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和平抗议活动。

那一年我小学毕业,我记得我爸每天都用短波收音机收听美国之音,BBC,NHK,等等各种外电。6月3日那天晚上他一宿没睡,半夜他跑来跟我说,镇压了,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我还记得收音机听到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短波广播,里面断断续续地在说是一群暴徒在往车上装砖头。

31年过去了,无辜死去的人,沉冤没有昭雪,公道没有得到声张,死者的家属要么被封口,要么受到不断骚扰,只是不允许他们把当年发生过的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在中国的局域网上,连公开讨论这个话题都不被允许。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都空前紧张,说明他们并没有忘记。我们更不会忘记那一年春夏之交,蒋捷连,王楠们,因为一腔热血,无数年轻的生命就断送在了东西长安街上,以及后来被抓捕的所谓暴徒像武文建们。他们的冤屈一天得不到昭雪,我们年年都会以各种形式来缅怀他们,纪念他们,直到中国实现民主化的一天。

六四血腥镇压以后,政治改革戛然而止。由于西方国家的一再纵容,中国只发展经济,不放开政治管控的所谓中国模式,至少在形式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影响力也空前巨大。对国外各种言论、新闻、出版等自由打压的事件也层出不穷。

31年后的今天,由于中共当局一贯的官僚作风,报喜不报忧的新闻体制,一场源自中国武汉的瘟疫席卷全球,造成全世界空前的经济和政治危机。造成这场危机的,正是专制集权制度下的官僚体制的惯性和惰性。就在前天,全国人大又绕过香港立法机构强行通过了香港国安法。公然违反香港基本法第23条规定的应该由香港自行立法的规定。

由此可见,一党专制的是危害全世界和平安逸和经济繁荣的毒瘤。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认识到中共蔑视人权,视人命如草芥的邪恶本质,早日跟中共脱钩,这样才能给国际社会大家庭创造一个健康的发展环境。也希望看到更多大陆的人们,能够像香港人一样为自己的权利去抗争。

言论自由,结社,集会,新闻出版自由,是世界人权宣言倡导的基本人权。中国人在追求各项自由权利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如科大前副校长方励之所说,自由不是靠自上而下给予的,自由是要靠自己努力去争取的。

王小波在《从互联网谈起》一文中写到:

我赞成对生活空间加以压缩,只要压不到我。但压来压去,结果却出乎我的想象。
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中说过这个意思:所有的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以为丧钟是为谁而鸣 — — 它就是为你而鸣。但这个想法我觉得陌生,我就盼着别人倒霉。五十多年前,有个德国的新教牧师说:起初,他们抓共产党员,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后来,他们抓犹太人,我不说话,因为我是亚利安人;后来他们抓天主教徒,我不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他们来抓我,已经没人能为我说话了。众所周知,这里不是纳粹德国,我也不是新教牧师。所以,这些话我也不想记住。

吴虹飞为纪念谭作人写的《冷兵器》的歌词:

当尸骸遍野
你向人世间低头
你从来不是国家的敌人
你只是一个囚徒

当年轻的灵魂在午夜游荡
当憔悴的妻子无法触摸你的身体
在这个冰冷的冰冷的冰冷的世上
你怎能逾越这死生的墙

这是最好的时代
谁能阻挡你的自由
你抬头是否望见
阳光明亮得伤心

向世界伸出卑微的双手
向人世间深深低头
这是我们无声的祈求
给你走遍黑夜的自由

你象三十年前新鲜的革命口号
在世界每一个隐秘的角落游荡
如果我们在世上继续醉生梦死
这是否会让你感到孤独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