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

HBO电视台今年10月推出了一部叫做《537 votes》的纪录片,重温了2000年大选之后,在佛罗里达州发生的关于重新计票之争。这部纪录片似乎也预言了2020年总统选举之后的一些混乱情形。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00年总统大选日11月7号当晚,媒体先是根据出口民调预测戈尔赢,过了几个小时因为票数统计非常接近,于是又把佛州变成待定。到了第二天,媒体普遍宣布布什胜选,戈尔已经宣布了失败。但是后来票数再次非常接近,于是戈尔又撤回了自己宣布的失败。因为佛罗里达票数的差距非常小,戈尔要求重新计票,但是被最高法院以时间来不及为由拒绝,最后小布什以537票之差危险取胜。

这个纪录片中讲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故事。1999年底,一个叫Elián González的5岁小男孩,跟他妈妈和继父从古巴偷渡到美国,妈妈被淹死了,小孩万幸被救起了,住在迈阿密他亲戚家里。

比较吊诡的是,按照今天共和党政府的做法,非法移民是注定要被遣返的。而当年的克林顿政府也是这个思路,也强调law and order。当时的司法部长Janet Reno就是极力主张把这个小孩遣返(注:另外有数据显示,奥巴马时代遣返的非法移民比川普时代多很多,所以说民主党一旦当政就放开边境纵容非法移民入境,也不是事实)。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奥巴马是美国史上遣返非法移民最多的总统 来源:华盛顿邮报

由于南佛罗里达州有几十万古巴裔移民,整个迈阿密的古巴裔社群都极力想让这个小孩留下来。因此还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但是在联邦政府的强力坚持下,Elian还是被送回古巴了。这激起了南佛州古巴裔社区的愤怒,这样民主党就得罪了南佛州的广大古巴裔选民,他们发誓今后的总统大选,绝对不投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票。

这也就为那一年晚些时候戈尔在佛罗里达输给了布什537票埋下了伏笔。这个纪录片还暗示,这537票之差距影响了今后8年美国的走向,美国遭遇了911,发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也有了2008年的经济危机。

因为以往的得票差距比较小,佛罗里达州作为一个摇摆州,往往决定了总统大选最终的走向。所以历来都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必争之地。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川普于11月1日深夜在Miami-Dade举行造势大会,违反了当地的宵禁

而今年2020年总统大选,在南佛罗里达又出现了类似的插曲。我们知道2016年总统选举,虽然川普赢了佛罗里达,但是希拉里在Miami-Dade县的得票赢了Trump将近30%。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20年大选,作为一个传统的深蓝选区,拜登和川普在Miami-Dade县得票,跟上次大选比差距相当小,只有7%,不到10%。这样也就预示了,拜登在佛州输川普会输得比较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媒体分析指出,跟2000年大选Elian被遣返事件激怒了南佛州西裔选民类似,今年川普竞选团队反复强调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也加深了南佛州拉丁裔选民尤其是古巴裔选民的忧虑。这些人大多数是1959年古巴革命后,在此后的20年间,陆续以难民身份来到迈阿密的古巴人及其后裔,他们与生俱来就对卡斯特罗及其政权极其反感。

而川普的竞选策略对他们显然是有效的,一说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马上刺激了这个族群的神经。他们是绝对不能容忍在美国搞社会主义的。所以会倾向投共和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跟某些自由派华人“川粉”的思路是类似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按照传统的左右标准,左派强调平等,主张大政府,右派强调自由,主张小政府。虽然民主党的政策向少数族裔,弱势群体和劳工组织倾斜,被认为是左派。但是美国整个的政治生态都是中间偏右的,拜登的政策比奥巴马的政策还要偏右一点。即便被认为是民主党内激进左派代表的桑德斯和AOC,其立场差不多就是加拿大的程度。

要知道,高税收高福利的北欧国家,被误认为是某种程度的社会主义。但是其制度跟传统的社会主义也是截然不同的。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强调的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而北欧国家的经济自由度,在全球都是领先的,所以北欧国家谈不上是社会主义国家。北欧国家不是社会主义,那么比北欧国家政策偏右很多的民主党,就更谈不上是搞社会主义了。

北欧是完全以私人经济为基础的社会。以瑞典为例,90%以上的生产资料归私人所有,比英国、法国、意大利都高。国家只握有5%的工业企业,而商业之85 % , 银行业之91%,制造业之94 %都归私人所有。私营企业雇用的劳动力占84%。瑞典还以私人垄断著称,有100个大家族控制了瑞典经济的95%,全国人口5%的富翁拥有全国50%以上的财富。 — — 来源叶子风《北欧没有社会主义

先有高个人所得,才有高财政收入,然后有了高社会福利。这是非常清晰的瑞典模式。

而在一些宣称搞社会主义的国家,比如北朝鲜,是不强调社会平等、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的,也不允许组织独立工会。相反却是压榨工人最多(比如996),却不给工人任何失业保障的,如果有人要擅自组织给工人维权,是会被处罚的。其实这类政府是右派政府。

要知道现在普遍实行的每天八小时工作制也是来自于左派劳工组织不懈努力。劳工组织的抗争目标其中之一,就是减少劳工的工作强度。例如八小时工作制就是劳工组织争取和抗争的结果。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爆发了历史最大的罢工,也正是以倡导八小时工作制为目标进行的。这正是“五一”劳动节的由来。现在还有人不认同八小时工作制,认为是极左而不接受吗?

同时也不能把社会福利就等同于社会主义。对于一些弱势群体,低收入人群进行一定的照顾,给与儿童及养老补贴,有利于改善社会不平等的现实,体现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谁也不想看到穷人因为没有钱看病就病死的惨剧发生。至于有一些人利用社会福利的漏洞转空子占好处,那是喜欢占便宜的人问题,不是福利制度本身的问题,应该做的是完善制度,弥补漏洞,而不是要取消社会福利。

全民医保就更加不能等同于社会主义了,发达国家多数国家都有全民医保,美国是不多的没有全民医保的发达国家。实行全民医保的比如英国和加拿大,以及台湾,能说他们是在实行社会主义吗?

有些国家和政党主张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而有些国家或者政党主张小政府,低税收低福利。但是对于选民来讲,肯定不想多交税,却想多拿福利。不交税哪里来的福利,这样就成为了一个悖论。右派政党在竞选的时候就会强调上台后给选民减税,但是不说削减福利。而左派政党竞选的时候就会宣传增加福利,却不会强调加税。这样就必然会导致政府的财政赤字越来越高,这样的国家也就会有爆发经济危机的风险。

再看拜登的经济计划,确实有加税的考虑,不过他主张的是增加富人税和企业所得税。至于增加个人所得税,只有年收入高于四十万美元的人才会被加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按照秦晖老师的观点,还有一种政府是实行高税收低福利,于是这样的政府就会变得很有钱,还能够给赤字高筑的国家输血,缓解其政治和财政危机。对于世界来讲,这样的政府简直就是活雷锋。但是对于这些国家的劳工来说,可能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Antifa和索罗斯的传说

还有一个传说就是Antifa,还有一个传说就是Antifa,川普把antifa描绘成一个极左的暴力组织,指责其是BLM运动中发生的暴力事件背后的黑手。说民主党背后支持Antifa。又说索罗斯,比尔盖茨等人在背后支持安替法,这些都是一些经典谣言。安替法已经是一个都市传说,跟索罗斯一样,都是万金油,哪里有社会动荡,当局都会指责某后黑手就是索罗斯或者安替法。

索罗斯是匈牙利出生的犹太裔富豪,师从《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的作者凯尔波普尔。该书就批判了包括马克思等在内的、对开放体系构成威胁的思想和主张。索罗斯一直宣扬其开放社会的理念,索罗斯的基金会就叫开放基金会,曾。支持过颜色革命。结果就让让他成称为了各种阴谋论背后的主角。要知道索罗斯一生反专制,说他背后支持antifa,在美国搞社会主义,完全是对历史无知,也是对社会主义没有任何的了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至于Antifa,是反法西斯(Anti-fascism)的简称,是一类社会运动的总称。普遍认为Antifa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离散组织,其没有固定的领导,谁都可以自称是antifa,但是最后谁也找不到,。有没有这样一个组织存在都成问题。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九月份的时候,网络盛传在加州和俄勒冈是人为纵火。然后又有人说抓了Antifa放火。Antifa只是一个传说,总有人说Antifa干这个干那个,还被川普总统指责是BLM运动中,暴力活动的幕后黑手,但是至今也没听说有哪个Antifa的头目被抓。川普总统这么说,无非是制造恐慌,用共产主义化来吓唬人。

此外,还有人在推特上造谣,找了些歪瓜裂枣的照片,说是antifa的“将军”。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谣言的样式多种多样,这几个所谓的antifa将军的头像,其实是2017年的图片,。这个推特号也是个造谣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所有这些指控都是子虚乌有,经不起查证和事实推敲。辟谣网站snopes.com也判定说西海岸Antifa纵火的指控为假消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据美联社报道,今年9月,川普总统任命的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 Wray在国会作证时也说,经过调查,antifa是一种意识形态,而非一个组织。

“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 — — 保守派的悠久传统

事实上,用“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来反对民主党及其政策,川普并不是第一人。他无非是把保守派从二战后屡试不爽的策略又照葫芦画瓢般出来,再用一次罢了。

最初的尝试可以追溯到二战以后,当时接替罗斯福的总统杜鲁门曾想要推出过全民医保政策。然而,却遭到了美国医疗协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AMA) 的反对。AMA从30年代开始就反对全民医保,他们担心全民医保政策会让医生和医院的收入下降。

当时,AMA的反对策略就是对外宣称杜鲁门的方案是“社会主义机器”、甚至将杜鲁门称为“莫科斯路线的追随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可以说,美国至今仍是发达国家中少见的没有全民医保体系的国家,这正是拜保守派声称的“全民医保等于社会主义”所赐。

在此之后,认同大政府理念的民主党历任总统,都会努力推动医保改革。60年代的林登约翰逊签署了美国的第一部《社会保障法》,但仍存在局限,只是覆盖了老年人,无法覆盖所有人。一直到奥巴马推出的ACA法案,才算是第一次将尽可能多的,没有医保的美国人囊括了进来,但仍不算全民医保,而且依然面临着共和党方面试图废除它的威胁。

每一次,当民主党人试图推动类似全民医保这样的福利政策时,总要面对共和党方面“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的声讨。

这样的声讨不只能吓唬人,争取选票,还能带来真金白银。因为很多企业主、资本家不喜欢高税收的福利政策,于是他们会掏钱给游说组织、赞助政客,进而反对这些政策。

结论

说民主党要推行社会主义,第一是对民主党的政策缺乏了解,第二是对社会主义不了解,第三就是对一些阴谋论的说法信以为真。这几种观点都是以讹传讹错误的。谎言重复了千遍就变成了真理,川普团队反复说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结果就真的有很多人信以为真了。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