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笠说的才是真正的脱口秀

编者按:近几年,脱口秀这种新兴的文艺形式在国内发展得挺红火。随着观众越来越多。一些脱口秀演员凭借着个人风格与话题性迅速出圈的同时,也引发了对于一些演员节目内言论的争论。那么,在脱口秀极为发达的欧美,脱口秀是什么样子的,哪些段子是适宜的,哪些又是不可接受的呢?

网络热门综艺节目《脱口秀大会》在年终岁末搞了个脱口秀反跨年节目,其实是在一个月之前就录好的。12月25日在腾讯视频播出后,因为女脱口秀演员杨笠的一些说法,比如说“男人还有底线呢?”,谐音梗“‘见仁’见智”等。招致了一些男性观众的不满。说杨笠厌男,说她攻击了一个群体,引发了性别对立,把她归类为“极端女权”。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其实在之前《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中,杨笠的一些说法,就引发了一些争议。比如说:“就是他为什么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但是他却可以那么自信?”。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还说,超模身材很酷,“她在你眼前走过的时候,就好比在说,你看什么看,你越喜欢什么,老娘越不长什么。”这就已经是在反击男性对女性的凝视了。所谓的男性凝视,指的是:

把妇女定位于被看者、置于男性凝视的主控操纵, 宣扬男性的凝视权力,将女性角色建构成男权社会所希冀的具有”女性气息”的角色。

其实在疫情横行期间播出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之所以能获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了一批有特色的女脱口秀演员,比如李雪琴,杨笠,颜怡颜悦的加盟,以及她们涉及了一些前人不太涉及的女性视角和女性题材所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由于杨笠的脱口秀内容立场鲜明,对男性这个主体的一些行为进行了辛辣地讽刺,于是招来了网上很多的批评和谩骂。更有甚者,还有人跑去广电总局网站举报杨笠,说她“涉嫌性别歧视,辱骂全体男性,制造性别对立,不利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和谐发展”,这个帽子扣得就相当大了。而且对与自己不同的意见,直接呼唤公权力动手,已经超出了正常讨论的范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连笑果文化早期员工池子,也在微博上表示对杨笠这种表达方式的不支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同时也有很多微博大V,如罗永浩,苏醒,丁太升等,对杨笠表示了支持。姚晨因为支持了杨笠在微博上也被围攻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其实对杨笠表达方式不满的人,一方面是对脱口秀这种文艺形式不够了解,另一方面也许是对男性占主导的话语权遭到了威胁的不满。先来看看国内的脱口秀跟国外的脱口秀有什么区别。

国内脱口秀节目的缘起

国内这些年兴起的脱口秀,最早开始的可能是2012年东方卫视推出的《今晚80后脱口秀》,是从国外引进的一种艺术形式。但是它并不对应外国各大电视台,像美国的ABC,NBC,CBS各自推出的深夜谈话类节目talk show。这类talk show,比如Jimmy Falon的脱口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俗称鸡毛秀的Jimmy Kimmel Live,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俗称扣扣熊深夜秀的The Late show with Stephen Colbert,或者Seth Meyers,John Oliver,Conan O’Brien等人的脱口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些节目每天或者每周都有固定的时段播出,一般会有一张桌子,主持人host会在桌子前演出和访问。节目里会有即兴表演和点评时事,也会有一些嘉宾访谈和互动,旁边通常还会有乐队伴奏。国内跟这类节目类似的有,比如以前搜狐推出的《大鹏嘚吧嘚》,或者另一个也是由大鹏工作室制作的叫《恶毒梁欢秀》的节目。《恶毒梁欢秀》模仿柯南秀的痕迹很重,由于讲了一些比较敏感的内容,很快就被下架了。

在国内被称作脱口秀的节目,其实在国外被称作Stand-up Commidy(站立喜剧),香港音译成栋笃笑。一般在酒吧或者剧场里面演出。一般是由一名喜剧演员在台上表演喜剧,讲段子或者是以语言笑话为主。可以参考多届金球奖及艾美奖得主的美剧《了不起的梅塞尔夫人》。梅塞尔夫人就是一个从家庭主妇转型到在酒吧里讲站立喜剧的女性形象,也有了一定的女性主义觉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站立喜剧形式有点类似于中国的单口相声。但是区别在于,单口相声多是以讲故事为主,其中掺杂一些笑点,俗称“包袱”。大家耳熟能详的比如刘宝瑞的“连升三级”,就是以叙事为主,另外一个比较著名的比如马三立的“逗你玩”,也是讲了个小故事。

说到传统相声里面对于女性角色的看法,德云社这段相声有一定的代表性。

其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一个女性在男性眼里的形象,描述他老婆的形象就是“围着灶台转、能生能养、给我看家”,以及捧哏根据这个描述认为他在描述“老母狗”。这样的包袱对女性而言并不友好,甚至有侮辱的意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站立喜剧则是讲段子为主,对一些事情会发表自己的观点,嬉笑怒骂,同时笑点会比较密集。所以说脱口秀是伴随以价值观输出的。在香港最著名的栋笃笑就是黄子华于1990年代初引入的叫黄子华栋笃笑。

说到价值观输出。一个健全自信的社会,面向草根阶层的文艺形式多是为弱势群体发声和吐槽,矛头对准的正是强势群体和社会不公。而鄙国过去以东北方言为主导的小品,则常常把残疾人,乡下人作为嘲笑的对象,却没有多少人认为这么做不妥。生活中常常拿女司机开玩笑,也没有多少人觉得这种因刻板印象(stereotype)来取笑某个群体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就如在美国成名的华裔脱口秀演员黄西对杨笠的表演做的评价,脱口秀的特点之一就是给弱势群体吐槽强势群体的机会。黄西认为,反倒是之前的一些喜剧里动不动拿残疾人开涮,取笑外地人,却很少有人说这些节目三观不正,这样的现象才是奇怪的。相反,杨笠调侃社会上占强势的男性群体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其实欧美讲脱口秀(站立喜剧)的女演员并不少,比如Amy Schumer,Ali Wong(黄阿丽)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最近在网上比较火的女脱口秀演员黄阿丽,在她一段比较著名的腆着大肚子的脱口秀段子《铁娘子》中调侃说:

当被问及,“如果你在这里讲段子,那谁来带孩子的问题”时,她觉得这个问题是如此的性别歧视。她直接回怼,不然你以为谁带孩子呢,是电视带孩子吗?男主外女主内的固有观点,本身就是一种性别歧视。

黄阿丽是中越混血,本身就是少数族裔女性。黄阿丽的段子,经常对男性,白人群体开炮,嬉笑怒骂,“屎尿屁”之类的字眼也很常见,但是也并没有被男性批评歧视男性之类的,包括男性女性的观众都在台下开怀大笑。因为美国人知道,替少数族裔和女性发声,是社会主流声音。也并没有人觉得被冒犯。

完整版视频在B站可以看到,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8486596/,可以去感受一下是什么尺度。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川普本人上吐槽大会的截图

另外像另一档笑果文化的脱口秀节目《吐槽大会》,其美国喜剧频道的本尊节目“Roast”,就经常拿各路名人开涮,像贾斯汀·比伯,查理辛,布鲁斯·威利斯等。唐纳德·川普也是节目吐槽对象之一。吐槽川普这集火力全开,吐槽他的也都些名人和他的友人,比如Larry King。节目里把川普骂得狗血淋头,也是生殖器满天飞,连川普妻子梅兰妮亚也没有放过。但是并没有人因为这个节目的火爆尺度和大胆言论成为被告。大家都知道,都是些段子,不必当真。而国内版本的《吐槽大会》,明显和风细雨得多,为了构建和谐社会,基本上没有对吐槽对象的辛辣吐槽。所以《吐槽大会》已经被人吐槽成了“明星洗白大会”。

关于“并非所有人”

了解了美国脱口秀的尺度和风格,我们再来说杨笠。杨笠在节目里说的“男人这么普通,却这么自信”,说得肯定不是全体男性,而是一些自以为是的人。所以她调侃的对象是一部分人,而不是整个群体。感觉被冒犯的人,多半是自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是不自信的表现。

同时,讨论女性主义问题的时候,总会有人提出叫做not all men,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的论点来给一些行为做出辩解。通常大家讨论父权社会的问题的时候,比如说理工科专业是性别歧视的重地之类的话题时,有会有人说not all men,就是说不是所有的理工科男生都这样。就是说这种事情不具有普遍性,则讨论这个问题也没有代表性。其实这是一句完美的废话,等于什么也没说。基本上各种讨论女权话题的场合都会有人用not all men去维护厌女和父权制。这其实是跟whataboutism一样是一种逻辑诡辩术。跟说杨笠攻击的是整个群体一样,都是错误的。

时代杂志《Time》上专门有一篇文章来讨论not all men(“并非所有人”)这个论述。题目叫做《并非所有人:每个大兄弟最喜欢用的论证方式之简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知道。并非所有人都是强奸犯。并非所有人都在虐待自己的重要他人。并非所有男性都积极压迫女性。我知道了。继续前进,”博客作者elledeevee2013年7月在自己博客上写道。

“并非所有人都”也不同于“那么男人们呢(what about the men)?”等其他经典的转移话题方式,是因为它承认强奸,性别歧视和厌女症的存在,但是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会把讲话者本身牵扯进来的真实问题。至少在某些特定情况下,持“并非所有人”观点的人同意您的意见,并且完全愿意跟你谈论其他人的可怕程度,但是并不认为这件事跟他有关,会出现在他们的身上。这种情况很令人生气,令人懊恼,可能也对实际情况没有帮助,但是它却反应了对女权议题方面一种很奇特方式的进步 — — 至少从某种程度上承认了事情的存在。

结论

跟国外的脱口秀行业的现状相比,杨笠讲的段子是非常克制和纯洁的。而且正是因为观察仔细,总结到位,才黑得有水准。这恰恰是体会到了脱口秀节目的精髓。说杨笠不能代表脱口秀,恰恰说错了,杨笠才是代表了正确的脱口秀方向。杨笠把脱口秀变成了一场行为艺术,前半部分,讲段子的部分,是确定,可知的部分。而后半部分被举报,其结果则变成了不可知,不确定的薛定谔。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