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大法官跟性侵犯有染,呼吁军管和抓捕大法官的为何惨遭打脸?

随着上周五12月11日德州起诉其他四个州违宪的诉讼被最高法院驳回,和12月14日各州的选举人团已经投票选出了新任总统,候任总统已经没有什么悬念,还有一个月就要宣誓就职。但是生活在平行宇宙里的川普支持者,或者是油管上的各类时政类说书人和段子手,总能找到新的视角来说服自己,告诉自己川普还有连任的希望,因此他们似乎又找到了新的料可以爆。

指称首席大法官跟性侵大亨爱泼斯坦有染

Image for post

本周四12月17日,川普和QAnon的支持者,行为艺术家林伍德老师,哦不对,是律师。在推特上把矛头指向了最高法院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质疑他的有两点。第一条是问他是不是上过离奇死亡的爱泼斯坦的飞机。第二条是说Roberts在一个去年9月跟另一位法官Stephen Breyer的电话通话记录显示,要让川普下台。

“Roberts engaged in phone conversations with Justice Stephen Breyer discussing how to work to get Trump voted out.”

前文曾经说过,美国是联邦制。各州有各自的法律,一个州无法挑战另一个州的法律。所以德州起诉别的州并没有法律依据。最高法院驳回这个案子完全是照章办事,谈不上有什么死心。大法官有自己的政治倾向也无可厚非,总不能人人都支持川普。从各个大法官的裁决来看,并不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把一个法律判决,跟几个人的政治倾向以阴谋论的方式联系起来本来就经不起推敲。

再来说说大法官跟爱泼斯坦的所谓的关系。

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是一名金融家,亿万富翁,跟很多政商界上流社会人士过从甚密,比如克林顿夫妇,以及现任总统川普,都跟他有过交情。爱泼斯坦被指控在2002至2005年间,支付金钱给未满18岁的女性,让她们在他位于曼哈顿和佛罗里达的豪宅内进行性行为,也有说他在美属维尔京群岛中的一个小岛上有豪宅,用未成年少女给各界名流提供性服务。

爱泼斯坦本在狱中等待性交易案的指控,结果在2019年离奇死亡。更为这件事增加了各种猜测,其中不乏各种阴谋论的解读。很多人认为,爱泼斯坦的死,很像电视剧集《纸牌屋》中的情节。

美国MSNBC电视台的知名主播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在推特上写道:“一个男人,手握有足可摧毁权贵人生的信息,他在囚室中死了。多么可预料啊……俄罗斯人。” ——来自BBC

Netflix还专门拍了一个关于爱泼斯坦的四集记录片,叫做肮脏巨富(Filthy Rich)。片子里Viginia Giuffe指称克林顿上过爱泼斯坦的小岛。

Image for post

对此,克林顿予以坚决否认。说自己从来没去过。他的说法也得到了因爱泼斯坦案一同被告的爱泼斯坦的女友Ghislaine Maxwell的确证。但是克林顿确实跟爱泼斯坦关系不错是可以得到证实的,克林顿确实坐过爱泼斯坦的飞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但是不光克林顿跟爱泼斯坦关系不凡,川普以前也跟爱泼斯坦打过不少交道,只是川普声称他们12–15年前早就已经分道扬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之所以提到克林顿,是因为今日林伍德律师指控大法官Roberts有牵扯爱泼斯坦的飞行记录。有好事者就贴出了一张克林顿和Roberts在一起游泳的照片,暗示,Roberts跟克林顿一起在爱泼斯坦的岛上玩乐。

Image for post

根据事实查证网站Leadstories的查证,这张指控克林顿和大法官Roberts在Little St. James岛上的照片,其实是克林顿2017年在多米尼加共和国的照片,Roberts则并没有参与。实际上这是一个张冠李戴,移花接木的手法。

Image for post

而所谓的飞行记录上有Roberts的名字。这个飞行记录是从一个562页的起诉Epstein的文件中摘录出来的。除了这个名字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任何证据能够指控Roberts跟爱泼斯坦有染了。而这个名字的出现,是因为重名。要知道John Roberts是一个非常常见的名字。

另外一位也叫John Roberts的Fox电视台白宫记者,在2019年Epstein的飞行记录被扒出的时候,就在推特上澄清,说这个人不是他,他也不认识Epstein。说明重名的还真不少。

Image for post

一个所谓的律师,用攻击别人的下三路的方式来给阻挡自己行事的人泼脏水抹黑,实在是有够low。

部分挺川人士呼吁川普总统下令军管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随着最高法院驳回德州的诉讼。部分挺川人士开始呼吁川普下令军管或者戒严。刚被川普特赦的福林将军也公开发言呼吁军管,主要是六个摇摆州,收缴所谓有作弊的计票机。那么川普有没有可能军管呢?

我们知道美国的军队保持中立,捍卫宪法,而并不偏向于某一个政党。今年11月1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在一次演讲中就明确指出,“我们在军队中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不向国王或女王、暴君或独裁者宣誓。我们不向某个人宣誓。我们不向一个国家、一个部落或宗教宣誓,我们只对宪法宣誓。而站在这个博物馆里的每一个士兵,陆军、空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队员,我们每个人都将不计个人代价保护和捍卫宪法。”

Image for post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LU6rrYjRxc

另一方面,美国宪法对军事管制并没有解释,也就是美国没有军管法,但是有《叛乱法》。美国历史上,联邦政府或者州政府的,一共有68次实行过军事管制。美国宪法虽然没有军事管制的明确定义,但是有法律限制军管范围的“治安官动员法”(Posse Comitatus Act,简称PCA)。

Image for post

《治安官动员法》那是在南北战争结束之后的事情,这项法案严格限制联邦政府动用军队介入国内的治安、执法行动,当时的规定主要针对陆军,没有涉及海军及海军陆战队。海军及海军陆战队虽然不包括在“治安官动员法”限制范围内,但海军部参照该法,也制定了相应的规定,限制海军及海军陆战队介入国内执法。该法起初禁止联邦军队在战后重建时期监督南方各州的大选,一开始是只是禁止联邦军队,后来把禁止范围扩大到司法部和其他执法部门。但是国民卫队不在受限制的行列,国民卫队也就是 National Guard,只听从州长的调遣,不属于联邦军队。各地州长经常在发生天灾之后派遣国民卫队到灾区维持治安帮助救灾,这属于正常行为。

唯一允许在内政中动用联邦军队的可能是,地方发生叛乱,社会秩序失控,地方执法机关无法维持治安,可以动用现役军人,可以动用国民卫队来平息骚乱。比如1992年洛杉矶暴乱就曾动用过军队平息时态。而且这需要该州请求联邦政府派军队。但现在各州并没有发生骚乱,州政府也并没有失去任何的控制权。美国军队在国内没有执法权,除非依据宪法和国会通过的法律。所以总统试图动用军队并没有法理依据,也无法得到国会的授权。

举一个例子说,今年7月俄勒冈州因为佛洛依德死亡引发的抗议比较激烈时,川普曾经派联邦警察去俄勒冈执法,但是这些联邦警察并没有佩戴徽章。 联邦执法人员到达后,导致示威者与警察之间的冲突更加严重了。招致了俄勒冈州长的指责和抗议,后来川普下令撤回了联邦警察。

来自于军事时报的报道称,这种要求戒严的声音招致了批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8年的总统行政令指的是为防范外国势力干涉美国大选。美国要采取反制措施。要求在大选结束之后45天,由国家情报局的局长提交一份报告,看看有没有外国势力干涉美国大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8年的行政命令节选

此行政命令并没有任何涉及军管的内容。事实查证网站PolitiFact网站也澄清,根据宪法,总统不能单方面宣布戒严。也不能根据2018年的行政命令下戒严令。

Image for post

保守派电视节目主持人扎克·德鲁(Zach Drew)在Facebook视频中说:“可能会在本周五之前,实行戒严令或非常类似的事情。” “我说的是国家情报局局长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援引2018年行政命令。”

在他讲话时,“在美国大选中出现外国干涉事件时实施某些制裁的行政命令”中的文字在屏幕上闪烁。

这些 说法呼应川普支持者的极端呼吁,鉴于未经证实的指控,即选民欺诈将选举推给乔·拜登,总统实施戒严令。

戒严的定义不尽相同,这一特定理论的许多提供者并未具体说明他们希望采取什么形式。但是,他们的描述似乎反映了最极端的戒严:民事权力的中止和对法院等民事职能的军事控制。

PolitiFact与六位宪法和总统权力的学者进行了交谈,并询问他们行政命令是否允许特朗普宣布戒严。

他们的回答是一致的,不能。

连川普本人都出来说了,军管是不可能的,是Fake News,主要是针对之前CNN的一篇报道,说白宫关于要不要实行军管发生争吵。川普对此予以否认。这让叫嚣军管的川粉情何以堪。就不知道川普支持者脑子里在想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更有甚者,除了呼吁军管,还有人举林肯的例子,说总统可以下令逮捕大法官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某喜欢造谣人士发于法广RFI的文章

这个罗杰·塔尼(Roger Brooke Taney)大法官,是林肯的前面的好几任杰克逊任命的。塔尼本人是支持黑人奴隶制度的。他认为权利和自由是极其重要的,如果权力过于集中,就会对个人自由构成严重威胁。他反对国家政府试图管制或控制限制个人权利的事情,特别是个人拥有奴隶的权利。

塔尼写道,宪法的制定者认为黑人“没有白人必须尊重的权利;而且,黑人可以被公正合法地沦为奴隶,为他的利益服务。他被买卖,当作商品和交通的一种普通商品,只要有利润就可以。”

谣言说大法官裁定“林肯发发中止人身保护令违反了宪法”,裁定林肯违宪。林肯听说了以后,就逮捕了该名首席大法官。

但是事实是,坦尼在写下了这个裁决书后,让人将其送交给林肯,要林肯履行宪法责任。林肯是如何回应的呢,林肯对此根本就置之不理,因为林肯不认为自己违宪。

虽然坦尼因为支持蓄奴的制度,在北方名声很不好,但是国会也没有弹劾他。其原因就在于他是首席大法官。

而且坦尼的裁决是以巡回法院法官的身份做出的,并不是以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身份做出的。而且最高法院其他的大法官,都没有对这个案子做出裁决。因为这个案子根本就没有送到最高法院去。

只不过之后没多久,林肯还是对国会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要中止人身保护令。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坦尼从始至终,都没有被林肯下令逮捕过。美国实行三权分立,行政部门的最高负责人,下令逮捕司法部门的最高负责人,这是不可想象的。更为可笑的是,一群口口声声追求自由民主宪政的人,居然鼓吹和叫嚣让总统逮捕最高法院大法官。就不知道他们追求的是什么样的民主宪政了。

所以这些匪夷所思的奇思妙想,当段子听乐呵乐呵就行了。当真你就输了。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