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德州的诉讼被高院驳回,为什么德州牵头的四十几个州大乱斗也无法改变选举结果?

当地时间星期五下午,最高法院以7比2,驳回了德州起诉其他四个州,挑战选举结果的案子。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和克拉伦斯·托马斯表示,他们会允许该案立案,但不会给予其他救济。川普的连任之路基本上已经到了终点。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最高法院驳回的理由很简单,只有短短两段话。

根据宪法第三章,德克萨斯州提出的leave to file动议因为缺乏资格被拒绝。德克萨斯州没有能够证明其在别的州举行的选举中有可以审理的利益。所有其他待决议案均因为没有实际意义而被驳回。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以为最高法院”咱上头有人“的傻眼了吧,这老太太死得也挺惨

美国大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各个州的选举结果都已经得到了该州州务卿的认证。时代杂志也在今天宣布2020年的年度人物授予了拜登和哈里斯。也就是拜登的当选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

如果不是川普及其团队的一再纠缠,早就应该进入总统权力交接的进程里。希望今天的判决能保证下周一的选举人投票正常进行,这样川普也就可以兑现他此前所言,如果选举人投票中他输了,他会接受离开白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今天,我们来回顾一下德州这起诉讼,这也许是川普团队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最后一次重要尝试,究竟有多么荒诞离谱。

安全港日之前 德州强出头 试图一打四

我们知道选举团投票日的前六天,被称为是安全港日,今年是12月8号。意思就是说,此前针对选举结果可以争议,或者诉讼。但是经过了这一天之后,任何经过认证的结果都免于受进一步法律的纠纷。

而就在12月7日这天晚上,德克萨斯州的总检察长(Attorney Gernal)Ken Paxton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对威斯康辛,密西根,宾夕法尼亚和佐治亚这四个战场州的选举结果提出异议。该诉讼认为他们违反了联邦宪法,要求联邦法院下令允许议会任命该州的选举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德州总检察长在诉状中说,这四个州都违法了联邦宪法的两个规定:一是选举人条款,这几个州通过法院或者行政措施,而不是立法机关更改了投票规则和程序。第二是平等保护条款,在同一个州内的不同县,其投票规则和程序也有差异。Paxton同时要求高院推迟12月14日选举人投票的流程。

最高法院要求被告的四个州在12月10日下午3点之前回应。之后在12月9日这天,有密苏里,阿肯色,路易斯安那等17个州加入支持德州的动议。而在昨天12月10日,有106名共和党籍众议员表示支持德州的动议,同时亚利桑那、俄亥俄和怀俄明也加入了支持德州的队伍。使得包括德州在内,支持这场诉讼的州达到了21个。

而在另外一方面,华盛顿特区和二十个州,加上关岛,美属维尔京群岛等,于昨天加入了支持四个战场州的行列,这俨然出现了一副红蓝州大乱斗的图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最高法院的最新表态,可以说让这出闹剧划上了休止符,不过我们还可以简单回顾一下,从情理、法理和逻辑上,这个诉讼究竟有多离谱。

大选前更改规则的有30个州 也包括多个川普获胜州

首先我们来看德州提出的诉讼是否符合事实。德州的诉讼中所谓那四个州更改了投票规则,主要是因为新冠的疫情,多个州为了方便选民投票,修改了一些投票规则,更便于选民通过邮寄选票来行使投票权。不过,这样做的并不仅仅是被告的这四个州。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来自ABC的报道,总结了大选前有30个州修改了规则,使选民更方便地完成投票。

今年因为新冠疫情,有三十个州及华盛顿特区都修改了投票规则,让选民可以更方便地投票。包括允许以新冠为理由缺席投票,允许设置更多投票箱,提供预付邮费的信封方便邮寄选票等。很多州会主动把邮寄选票寄给选民,而在以前,有的州的邮寄选票需要选民去申领才会寄出。

包括很多川普获胜的州,或者是诉讼中表示支持德州的州,都存在修改投票规则,比如阿拉巴马,阿肯色,密苏里等。

而且,改关于宾州邮寄选票的截至日期,也就在联邦最高法院有过多个来回。宾州的选举法的程序问题已经三次由最高法院裁定,第一次甚至一致同意将收取邮寄选票的截止日期延长至大选后九天。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来源:https://bit.ly/2Wc3til

这里还有各个州邮寄选票到达日的表,不少红州也是允许11月3日以后到达的选票计入的,只要邮戳证明是3号之前寄出的。

只是因为川普输了就说不合规,赢了就不追究。这如何体现公平与公正?难道输打赢要是人类天性?

最高法说不的理由

再来看从法律上,最高法院为何会拒绝受理德州的诉讼。

我们知道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各个州行政独立,州的行政权力很大。根据美国宪法,美国各州和联邦均享有各自范围内的司法权。也有人说美国联邦就是美国的第51个州。

联邦法院只拥有宪法赋予的权力或由国会根据联邦赋予的宪法权力而授予它的权力, 州法院享有广泛的管辖权。美国州际判决承认与执行制度主要解决美国境内50个州的州法院之间判决的相互承认与执行, 其核心特点是在一个共同国家的基础之上。[1]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美国《宪法》第四章第一条的“完全信任和尊重条款”,该款规定: 􀀁各州对其他州的法案、记录和司法程序应当给予完全的信任和尊重,并且国会可以通过一般法令(general law)来规定,使得这种法令、记录和法律程序得到确认和生效。

宪法第四章第一条,确保各个州尽管法律不同,但是各个州要彼此尊重和遵守别州的法律。比如,新泽西的公民在新泽西州结婚、离婚或者领养子女,佛罗里达必须承认这些行为是合法有效的。尽管根据佛州的法律,两人可能无法结婚或者离婚。如果一个州的法院命令某人罚款或者停止某种特定行为,其他州的法院也许承认并执行该州的命令。

美国大选是由各个州独立进行的。一个州没有什么理由去质疑另一个州的选举制度。

在姐妹州的判决能否直接根据完全信任和尊重条款进行执行的问题上,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一度犹豫不决, 在早期的一些判例中曾经否认完全信任和尊重条款的效力。直到20世纪,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完全信任和尊重条款效力问题上的摇摆不定才有了明确的态度。今天, 联邦最高法院确认完全信任和尊重条款具有实质效力。[1]

另一方面,德州声称的,那四个州的选举侵害的德州选民的选举权,这样的说法能否成为让最高法院介入仲裁的理由呢?

根据美国法律规定

(a)The Supreme Court shall have original and exclusive jurisdiction of all controversies between two or more States.
(b)The Supreme Court shall have original but not exclusive jurisdiction of: (1)All actions or proceedings to which ambassadors, other public ministers, consuls, or vice consuls of foreign states are parties;
(2)All controversie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a State;
(3)All actions or proceedings by a State against the citizens of another State or against aliens.

从另一方面来讲,高院介入,受理并判决州与州之间的案例非常严格。最高法院对两个或两个以上州之间的所有争议具有原始和专属管辖权。而且这些州与州之间的纠纷,限于领土,主权等的纠纷。这里面的exclusive就是“专属”的定义决定了高院要不要接这个案子。目前九名大法官里只有Thomas坚定地认为exclusive等于mandatory,而直接拒掉推翻宾州案子的Altio属于快乐逍遥派。

那么德州跟宾州等四个州之间是否存在争议,且是州与州之间类似领土或者主权这样的争议呢。德州检察长Paxton的理由是,如果承认宾州等几个州的选举结果,那么德州大多数人的选票就不作数了。这不是搞笑吗?选举不就是这样进行的。当然是赢得选举的人导致败选的人选票不作数了。输掉选举的人如果都去法院告赢得选举的人,那还要选举干什么呢?如果按照这个逻辑,胜选的州也可以反过来告败选的州,让他们选民的选票不作数。天下还有这么荒谬的事。如果这样的诉讼都可以入禀法院,这样的先例一开,那么以后的选举一旦有人不服结果就去法院互相告,严肃的选举就变成一场闹剧。

由此可见,德州并没有诉讼资格,其他州的选举程序是其他州的主权。德州无权干涉其他州的选举权。就算川普加入附议,也仍然不符合初审条件。

这个案件是一个原始案件,就是直接发起的诉讼,而不是上诉案件。上诉案件,三名法官同意即可受理,而原始案件需要四名大法官都同意,才能进入听证程序。目前看来,要四名大法官同意受理,会有一定的困难。

(昨天的预测:可能的结局是,要么不予受理,要么拖一段时间之后。再诉讼就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果不其然,最高法院7:2的结果,直接拒收德州的“碰瓷闹剧”。

专家认为德州诉讼有两大硬伤

据NBC News的报道,俄亥俄州立大学的选举法专家Edward Foley教授则认为,德州的诉讼请求本身就是违宪的。因为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节第四款规定,国会可决定选举人的投票时间和投票日,而这一天在美国各地应是相同的。

而德州的诉讼要求推迟宾州等四个州选举人的投票时间,这也与宪法规定的全国各州同一时间投票的条款相悖。

而第二个障碍是,德州没有法律权利声称其他地方的官员没有遵守他们自己立法机构制定的规则。美国没有全国性的总统选举,而是有一系列的州选举。

最高法院的博客出版人Tom Goldstein说,美国有一系列的州选举,一个州没有法律资格挑战另一个州如何进行选举,就像得克萨斯州无法挑战佐治亚州如何选举其参议员一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NBC News指出德州诉讼的五个问题 来源

德州总检察长:醉翁之意不在酒

政治人物做这样的诉讼,一是为了向他的选民交代,也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这个Paxton身上近来有好几起诉讼,这个时候跳出来提出这样的诉讼。很多人认为他是为了刷存在感,从而引起川普的注意,好在离任前对他的控罪进行赦免。

密歇根的总检察长Dana Nessel星期二说,Paxton的诉讼,更像是个公关的噱头,而不是严肃的司法诉求。

推特上很多律师和专业人士就这个案子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一名律师就106名共和党众议员,以及18个州对德州的诉讼表示支持发表评论:

我为德州起诉的案子表示震惊。不仅是因为它这么流行(本不应该这样),而是因为一些事情是关于我们民主制度严重的错误,这些民选领袖他们明明知道,但是他们利用法庭来传播谣言,和破坏我们的选举。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也是我的反应,震惊,而且愤怒。

不是最高法院会沉溺于这种瞎胡闹,而是因为许多声称关心联邦制和法治的共和党人如此兴高采烈地参与了这场愤世嫉俗的反民主行为。

“混乱”不只是高院的情形。 我们有这样一个将来,两个主要政党之一的党,已经明确地向人们展示了,他们会以原始权力的名义,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做的,它不会停止,也不会退出,没有什么原则是不能抛弃的。

我们现在看到了,这样的闹剧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川普的顾问凯莉安·康威的老公乔治·康威说,川普为窃取大选所做的最后努力不过是最大的闹剧。可以说,川普团队大选后的各种滥诉,是对美国民主制度进行的一次压力测试。

【参考文献】

【1】美国州际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制度研究https://core.ac.uk/download/pdf/41435359.pdf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