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然、实然,人权和女权

前两天在一个群里跟一两个朋友辩论平权问题的时候,有几个问题双方产生了争执。12月10日,正好是国际人权日,写下一点跟人权有关的内容。

1

正方提出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而反方则认为这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价值判断,且抛出应然和实然两个概念。

对方的言论:
其次,“实然”与“应然”乃是语言工具,求不喷。实然是指,事物现存的状态状况(what is it),或者其背后的客观规律,不涉及价值判断,只涉及事实判断。应然是指,事物“应该是怎样”(should be),只涉及价值判断,不涉及事实判断。例如就我本人吃午饭来说,我实际上吃了什么(实然,事实判断,不含价值考量),与我本来应该吃什么(应然,价值判断,不含事实认定),是两个问题。
同理,“天赋人权”与“人人生而平等”乃是应然,是人类追求的目标,而非实然,而非现存的人类社会就是这样的,它仅仅与价值判断有关,与当今事实如何无关。“既存社会是生不平等的”,这是实然,是既存现实情况,而非应然,而非说人类社会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它是对现实情况的理性分析总结,不含价值评价。

应然和实然是法学方面的名词。应然就是应该是什么样,ought to be。实然就是实际情况是什么样to be。 古拉丁文里有类似的经典法律词汇,de facto和de jure,“事实上的”和“法理上的”。这个房子de jure属于我叔叔,但de facto是我在使用。应然实然并非牵涉价值判断。房子本来属于我叔叔,但是实际上是我在住,这涉及到什么价值判断呢?

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的,事实上“应然/实然”这一对词组不存在于辞典,似乎是当代马克思主义语境里的生造词,当然我正在努力寻找哲学/法学书籍原始翻译的例证,替它们洗脱这个嫌疑。见于知乎

且不论这两个词是不是生造出来的,用在这里也不是很贴切。

再回到“人人生而平等”是否是价值判断。1948年12月10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就写明人人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

第一条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第二条

人人有资格享有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区别。

人人生来平等,指的是人与生俱来就有权享有平等的权利,例如不同种族,肤色,性别,性取向的人都同样享有受教育的权利,选举的权利等等。这个不是遥不可及的乌托邦,而是实实在在可以争取实现的目标。这个跟价值判断有什么关系呢?你国总是把追求权利的问题,都说成是不切合中国实际的空想。总是强调中国的现状,发展不平衡,平均受教育程度低等等原因不一而足。其实这种chinese exceptionalism才是伪问题。拜托,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开始价值观输出,一带一路,现在还强调地区发展多落后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反过来讲,就是平均受教育程度低才更要提倡加平等的教育权,打破阶级差别,消除更多的性别上和地区上的教育等权利的差别。

电影suffragette里面讲述英国一百多年前,妇女还没有选举权,认为男性完全可以替女性决定。英国女权主义者潘斯科特,在和平路线走不通后,暴力抗议,被捕后绝食抗议,最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为女权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多,最终在1930年代,英国女性获得了选举权。所以说要求平等的权利并不是“而非现存的人类社会就是这样的”。如果不去争取权利,才是真的现存的人类社会就是这样的了。

另外辩论的时候拿自己领域内的专有名词去为难别人,并不能显得自己有多高明,也不利于跟别人的交流,而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求不喷,貌似也知道自己掉书袋了,这个难道是知乎体?

2

对方的言论:
我认为建设性意见是指,针对某既存事实提出自己的疑问后,对该问题的解决提出自己认为可以解决该问题的意见,而不只是对他人的意见的单纯反驳的意见。

所谓建设性的意见,就是在提出问题以后,还要提出解决的方案。领导做事,我们不能让领导不开心,不然就只是批评性意见,不是建设性意见。比如有人批评右派储安平的言论:揭露,揭露,再揭露,我们的事情就在于揭露,至于分析和解决问题,那是xxx的事。

所以建设性的意见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建设性意见,意思是正面的、积极的、可操作的、锦上添花的意见。

而你想的都是如何改变不良的方面,这个充其量叫做改进性意见,属于批评意见,不算建设性意见。

想要领导满意,去换个角度,看看单位有什么值得夸耀和发扬的闪光点,有的话,给它加把柴,让它烧旺些,没有的话,就编造一个。

3

对方的言论:
收入是一种你对社会贡献的兑换

收入与社会贡献不匹配的事例比比皆是。比如头些年流行的脑体倒挂现象,造导弹的挣得不如卖茶叶蛋的多。做基础学科周期长,并不一定有短期的经济效益,而一些人们新兴行业,如房地产,影视娱乐行业,则属于高收入高回报的行业,短期可以获得高额利润。那么后者和前者那个对社会贡献大呢,显然是一个值得考量的问题。

而这个论断是因为这个论断提出的:

对方的言论:
当男女对这个社会的贡献越来越平等的时候,权利也越来越平等

为什么享受的权利要跟社会的贡献挂钩呢,残疾人对社会的贡献不是那么大,是不是就没有办法享受社会福利等权利呢?说明这种说法是片面的。资产阶级革命以前,中产阶级创造的社会财富增多,但是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政治权利,他们是通过各种斗争,甚至是武装革命才拿到了相应的政治权利。所以权利跟贡献大小并没有必然因果关系。

4

对方的言论:
从现代中国的基本社保五险——养老险、医疗险、生育险、工伤险和失业险中,我们可以看到国家正越来越多地承载着这些基本人权功能

保障人的基本生存权的是人权,由此得知,緊急的醫療服務、基本飲食、基本教育等都是人權,因為這些都肯定是保全人作為價值決策者必要東西。此外的則不然了。基本的住屋是否人權可能已經有爭議,例如有人可能說不見得露宿街頭的人都不能夠正常思考。所以五险一金社保不是基本人权。

但這裡要強調的是,即使這些都不是人權, 也並非表示特定的政府就沒有任何責任提供人權以外的福利。因為除了人權之外,我們還可以有公民權利。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