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四年一度的选举年,从极右且排外的Trump,到公开宣扬社会主义极左的Sanders,各种思潮,各种派别的观点激烈碰撞。不可否认,美国政治越来越倾向于民粹化,温和的观点更加没有市场,而激进的观点更加能够吸引眼球和选票。

选举的变数还很多,我们先来谈谈美国政治中的左与右。左派与右派的分别来源于英国议会(Parliament)中,工党坐在议事大厅的左边,保守党则坐在右边,这是左右派的由来。

通常来讲,左派要求平等,关注弱势群体,大政府,要求政府高税收高福利,要求公权力来调节贫富差距,政策更加扶持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而右派则要求自由,鼓励自由市场竞争,小政府,政府少干预一点。但是左派要求的平等,是结果的平等,所以会人为干预outcome,给予一定的补偿,例如AA政策,最后减少差别。而右派强调的则是机会均等,过程平等。无可否认,左派的观点更加人性化一点,但是抹杀了人与人之间能力的差别,而右派则强调个人努力,机会均等(但是对于先天不足的人来说,这种机会均等是否能达到呢)。可以乐见两种观点结果的不同。对于提高竞争力来说,右派是鼓励竞争,而左派的观点,在照顾弱势群体的同时,也从某种程度上嘉奖了懒人,这也无法避免,好比倒洗澡水的时候,不能连小孩跟洗澡水一起倒了。这个问题倒更像是一个伦理问题,而不是一个政治问题。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是出发点不同罢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从这张图上来看,对于同样努力考试取得好成绩来说的第一名来说,右图对他来说是不是不公平呢?但是右图却更加有人文关怀,好比“让所有人都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红利”。但是可以反过来想想,反对教育平权的第一代中国大陆移民,自己能够出国留学,本身起点就比周围人高了,也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自己的子女,跟那些美国社会底层,出身贫寒,从小在街上晃,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男子进过监狱的黑人社区的小孩比起来,起点就已经是有很大的不同了。

上面所说的保守主义者,是共和党建制派的保守主义者。而这部分人是目前美国各派里势力下降最快的。华人喜欢conservatism都是想要跟着白人分一杯羹,社会可持续发展etc,但贫富差距拉大以后这个ideology的根基没有了,如果白人至上主义盛行起来,所有的有色人种都会成为受害者。想想一家一栋小房子的日本中产,他们才是保守主义的根基。

现在的美国经济形势让这个阶层不断萎缩,失去了选民基础的保守主义,只是纸面上的理想。现在的共和党根本就不是保守主义,虽然它仍然有一些保守主义的成分,但主流正在急剧极右化,选民基础不是以前的稳固中产,而是消失中的下层中产和他们变成的新底层,这正是法西斯的土壤。

民主党类似道理,反过来而已。华人认为抱住共和党大腿就可以回到旧日美好生活的梦真的可以停止了。应该醒过来看看现实了,不是说民主党好,民主党可能更差,但是保守主义和温和自由主义的黄金时代已经不会再来了。除非又想办法搞出一批新中产,不然政治的两极分化极端化只是经济社会变化的折射而已。不是任何党派和个人能够逆转的。

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无论左派和右派,都讲究的是权责对应。政府拥有的权力大,则将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例如社会保障,基础设施建设。如果政府拥有的权力小,则相对承担更少的责任。而对于天朝来讲,这样的坐标并不适用,政府的权力无限大,而承担的责任又相对很小,低收入保障基本没有。所以天朝政府要建立现代化的政治制度,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