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婷婷:一个国家文明与否取决于对每一个女性的尊重

今天,在网络上看到这样一封自白书: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位站出来的孙婷婷者,何人?

我们可以看看她说的话,

“我原本没有太大的勇气站出来发声,但是我看到了愤起举报性侵者的罗茜茜,看到了全国各地前仆后继反性骚扰的女同胞,看到了不为强权争取言论自由的张云帆。作为同样被侵犯人身权利和人格自由的当事人,我不可能置身事外,我不愿意沉默。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我们可以看看她做了什么,

”在为底层的人们做公益服务中,我逐渐认识到,目前公益是帮助社会最底层的工农群众有尊严地生活的最好方式。从此我对公益事业产生了强烈的向往。”

“……协助广工的后勤工友们开展文艺晚会和广场舞活动。”

我们可以看看她遭受了什么,

“你不说是吧?你死吧!那先随便安个罪名,关进去再说!”

“在里面完全没有任何隐私可言,牢监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换衣服和上厕所堵在摄像头的监视之下,真的很难想象自己换衣服都要被监控。我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耻辱啊!”

“在整个过程中我始终都感到莫名其妙,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究竟干了什么、犯了什么罪。警察要求我写悔过书,而且一定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写,我拒绝歪曲事实,警察就威胁说,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写,就把我指定住所监视居住6个月,可我怎能承认莫须有的罪名呢?”

本号从创号开始,发的文章一直与反性骚扰相关,而关注反性骚扰的初心,无外乎是追求正义,忠于理想。

今天看到此文,赞叹孙婷婷站出来的勇气,正如赞叹罗茜茜一样,敬佩她热心公益的社会责任感,正如敬佩黄雪琴为受害者不断发声一样。但是,我还愤懑于这粗暴的执法,这形同虚设的法律,这践踏在孙婷婷等人尊严上的铁蹄!

为什么,大清亡了这么久,还有人要因为举报性骚扰而战战兢兢甚至受到威胁,还有人在发声前要思虑良久,还有这样的可敬的充满正义感的青年被打压?

如果追求正义的下场是这样,还有谁愿意成为践行正义的人?

在此,我呼吁,所有关注反性骚扰的朋友们,不论是女权主义者还是非女权主义者,不论是公益人还是非公益人,只要你心中存在着对于正义的追求,就请发出你的声音,就请保持你的关注和支持!

别让理想主义在这人间绝迹,别让正义的声音被掐灭在喉咙里!我们的年轻人哪,需要摆脱冷和暗,去追逐光和热!

来源:BLCU行动派

声明:转载为传播,版权属于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第一时间删除。热烈欢迎读者投稿!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