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HUISHENG |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海淀法院声援纪实

原创 妇女佐伊 回声HUISHENG 今天

原文链接(已被删)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一案历时两年后终于开庭,从下午1点半到深夜12点,无数人在法院门前和网络的另一段守候,等待弦子归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弦子在开庭前接受采访,志愿者表达支持(视频来源:@厌女bot)

中午12点,我和几个伙伴来到海淀区人民法院,当时已经有很多人在法院的正门聚集,一些人拿着自己准备的标语拍照声援弦子。但是没过多久,保安就过来叫停了举牌和拍摄,大家被赶往南门,参与庭审的人一般从那里进入法院。

南门不在正街上,不会吸引太多关注,但是窄窄的一条街乌泱泱站了大约500人,很难不被注意到,不少路人驻足观看。

我们将自己准备的声援口号分发给只身前来的志愿者,她们都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大家举着口号齐声对着前方一排记者的摄像头喊出:“我们一起向历史要答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志愿者在现场手举标语声援弦子

我无法完全描述当时的心情,那并不是一个纯粹令人激动的现场,它还夹杂着悲伤、愤怒和不安。

在进入法院前的最后一刻,弦子对着大家说:“不管今天的结果是什么,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我个人官司的输赢而气馁。”听到这句话现场很多人都哭了。

但是感人的气氛很快被打破,两个中年男人开始向一位拿着摄像机的外国记者发难,周围的人感到莫名其妙,有一些人在喊:“不要这样对他!”“如果是景茶请亮出身份。”但是中年男人没有回应,粗暴地将记者架走了。

其实在我们刚到达时就有隐隐的不安全感,来声援的多数是女生和年轻男性,但人群里的中年男人并不少,他们中的一些人很可能是便衣。没有人因为害怕而离开,大家戴好口罩,抓紧自己手中的纸张,目光依旧那么坚定。

在弦子她们进入法院后的30分钟里,依然有人举着口号,当穿制服的景茶过来威胁说“举牌是寻衅滋事”时,ta们也依然没有放下,我不由得担心起来,但同时又很为ta们感到骄傲。

一个小插曲:当弦子和律师们来到法院门口时,记者蜂拥而至,志愿者们根本无法靠近。同行的花花(举报雷闯性侵的米兔当事人)打印了一张“必胜”的长图,灵感来自伊藤诗织的“胜诉”,可她没有办法递给弦子,情急之下我只好将图扔进了人群。本来担心弦子会收不到,后来在微博看到记者拍到的画面,那张图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弦子手中,伙伴们笑称这是“天降必胜”,大家会心一笑,紧张的氛围才有所缓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志愿者将字幅抛给弦子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弦子手举“必胜”的字幅(右图为日本米兔案件当事人伊藤诗织)

下午2点,我们离开了法院,在附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待,因为听说庭审可能是6点结束,如果超过6点就可能持续到凌晨,我们想为晚上的漫长等待做准备。

“你是弦子的朋友吗?”

“不是。”

被记者问到时,大家都这么回答,但是我们心里都知道,不论是否曾经见过,我们都是弦子的朋友。

“这是近几年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来参加声援的小E感慨道,还有人说:“感觉今天像过年”。

后来有50多位志愿者和我们一起进行了交流,ta们有从广州来的,有从江苏来的;有人热衷于上网打拳,但其实线下是个社恐,有人看似是个正经的小学老师但其实悄悄教学生性别平等;有人不善言辞,有人出口成章,一整个下午交谈欢笑声不断。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志愿者镜头下的弦子

因为弦子,我们汇聚在一起,看到了彼此,看到了一个个真实的人。有的人是从2018年的米兔声浪中关注女权的,有的人是从北电侯亮平事件开始关注米兔的,而大家现在都关注了弦子。

花花说:“是历史把话筒递给了我们,但是弦子是把话筒传下去的人。”

两年前,米兔席卷中国,引发了众多关注,媒体也开始聚焦于各个事件的当事人。弦子没有将这些影响力仅仅作用于自己的案件,这两年,她在微博上持续为其她性侵/性骚扰受害者发声,为性别议题和各类弱势群体发声:反性侵/反性骚扰、反家暴、呼吁就业平等、支持LGBT平权,今年疫情期间她还组织志愿者团队为武汉的医护人员捐物资。

“她付出的精力已经远超过一个为自己声讨公义的个人所要付出的。”花花补充道,“我很开心是她,一个米兔当事人在做这些事。她一直活跃在公众的视野里,大家看到她,就不会忘记米兔。”

下午6点,天已经黑了,北京的室外气温大约是0度,海淀法院外仍然陆续有人前往声援,到了晚上,人数竟然只增不减,高峰期大约有200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天黑后,法院门前等待的人群依旧未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深夜,弦子走出法庭,向关注者报告庭审结果(视频来源:@厌女bot)

6点、8点、10点、12点,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温也在同步下降。12月的北京,晚上很少有人出来,今晚我们在这里守了整整6个小时,志愿者们的状态可想而知。

了解到现场状况的网友们开启了“买买买”模式,暖宝宝和奶茶被源源不断地送来(字面意思的源源不断),kfc、麦当劳、冰糖葫芦、烤冷面、洗手液、手套,甚至还有三件羽绒服!所有外卖的收件人都是“弦子的朋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志愿者给弦子的鲜花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伙伴叫了3000元的肯德基外卖给现场志愿者

没一会儿物资就多到分派不完了,现场开始了各种吆喝,气氛变得欢乐起来,“救救孩子吧,再拿一个暖宝宝!”“求求了,拿完这个我就可以‘下班’了”“还有谁要奶茶……还有谁想再喝一杯奶茶?”最后大家不得不在各个平台解释,让网友们取消外卖订单,但是立刻又有人开始众筹大家回家的车费。

我理解这种心情,这种无法到现场却想为大家做点什么的心情,因为对于ta们来说,这不是施舍,而是参与的方式。

今夜的风很冷,但是月色却那么亮,大家手捧着奶茶看着月亮,带着全国网友送来的温暖,心中充满了希望。有人甚至给现场值班的景茶送上了食物和暖宝宝,景茶接受了暖宝宝,表达了谢意。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今夜的月亮很明亮

11点59分,弦子终于出来了。这次庭审的结果是休庭,弦子在庭上申请了三个诉求:1、三位法官回避;2、申请公开审理;3、申请朱军本人到庭。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弦子走出法庭

弦子说,这是她和律师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大家的声援给了她很大支持,她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感谢的话,朋友们一一上前送去鲜花和拥抱。

其实我们又何尝不该感谢弦子,因为她我们聚集在这里,看见了彼此,见证了历史。

弦子出来的那一刻,在场很多人的眼眶都湿了。有小伙伴感慨:“这是在这个冬天,我第一次感觉到属于年轻人的希望。”

今夜的战斗结束,但我们还无法入睡。我想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夜晚,每个人都有太多情绪需要消化,而关于这一切的记忆永远都不会被抹去。未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参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