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频,肖美丽,弦子: 锐评当下网络女权主义

社交媒体对女权主义带来了什么

1替代性的学习过程,不同于大学课堂,大学不提供女权主义者学习过程,是孤立的,偶然性的。

社交媒体提供很大便利,资源可以找到,公共讨论,达到一定共识。

2年轻人为主角,扩展行动目标,公民觉醒本身就是我们的目标。

不仅是改善女性境遇的过程,也是民主化进程

社交媒体的两个作用之二:开放的、年轻人为主体的环境;可能的第三,实现了一个目标:公民的觉醒,这本身也是女权主义行动者的目标之一,而非仅仅是手段。女性境遇的提升,这与民主化的进程是有关的

(作用之一似乎是学习的过程?不确定)

主流社会对待女权的方式(女权主义进入社交媒体的三个阶段):

一、减少存在、无人关注、象征性的歼灭(10年代的微博主导者 女权之声的艰难时段)

首先我们经历的第一个阶段,没有人关注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在当时同样是金字塔式的,由自由派的意见领袖统治

线下:多样的问责性活动激励线上女泉圈的反馈,早期的社交媒体意见领袖拒绝/反对女权主义

当女权主义进入社交媒体阶段,其实能量是后发的,最早的2010年微博上围观改变中国,那个时候女泉主义是非常微弱的

13年 才初步进入一个成长期

后发和后期社交媒体的变化由很大关系

这种后发让女泉主义有一个额外的活跃,我们今天都还处在这个时期(吕成为”逆势“)

在整个公民社会思潮中,女权是这样的位置

手段:投放有争议性的话题;线下问责的活动 女权是社会性的;二、污名化;三、消费

14年第一次自发的抗议活动:微博针对周国平,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强大的女权主义者基础,当时做了很乐观的预测

阶级问题被严重忽视,只简单地归结为两性问题

自发的女权风潮:①聚焦于个人目标个人靶子;②女权问题被理解为两性问题:腐朽的男性和进步女性之间的矛盾;③忽视其中的阶级问题

2015年:第一次大规模的封杀,反春晚,女权五姐妹案

2015女权案 半场打压和博弈的开始 绝不是至暗时刻 而体现进一步打压:如线下空间被无限关闭,人们无法互相认识、信任、串联并扩大信任,也很难超越社交媒体的浅层社交,建立深层连接。“女权主义”的门槛也变得更低。

1,线下的活动空间被无限关闭,导致人们无法相互识别,从而不能相互信任,也不能通过串联来扩大,从而很难透过社交媒体来达到深度学习

2,行动主义在线上很容易被封锁。导致的不是消失,只是门槛的提高

行动主义的门槛提高

3,资源消失和风险

随着真身女权主义者门槛变高、风险变大,低成本的线上女权主义势力却不断逆势上扬

在需要快速集结的时刻,基于情感的集结比理性的力量要快得多、有效得多

女权组织者有人身风险,组织女权活动没有办法得到任何好处(14年针对某师范院校的一次活动,在吕频的观察中,比12、13年的成果,就少了很多,甚至是没有成功。政府在这过程中愈发强大了。)

大众媒体的失效,导致女权讨论的事件没有核实

大众媒体失效(一个背景是泛自由派被广泛打击)

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思想仍然在迅速扩散,逆势上扬

16年:反三七过三八,达到上亿点击

行动力没有消失,只是转换了形态

女权之声在15–18年,一直处于低调守成的状态

来自两个方面:1,污名 (走出第一阶段) 2,碎片化的阅读

(对知识形态的需求改变)

女权之声被认为太官方,人们需要的是强烈的情感

反对煽情:为什么反对煽情和抒情:代价是没有主体的思考

一方面,人们不再看女权之声深度文章,而更追求线下微博xx?

第二方面,不再看重女权之声的姿态,而是想看到情感性的抒发。这甚至是女权之声反对的:煽情和抒情是权力者的惯习,人们不能真正思考,不再是主体。没有一个二元对立的感性立场,让人感到失望(女权之声守成的原因)

话语权的下降

同时出现了很多不一样的女权主义者

想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发言者 需要诉诸女权立场的煽情(在微博)

2018年4月,酷玩实验室巨大阅读量的针对女权之声的文章之后,“女权”词语使用量大大下降。这可能体现了权力者的禁忌

酷玩实验室、观察者网操作? — — 骚扰?

《收外国男人的钱,骗中国女生的炮?中国”竟有这样一帮“女权组织”》

肖:在女声被炸号的时候,官方其实打压是很有策略的。17年的时候,反性骚扰广告牌行动,我们得到了一年的警察骚扰,同时面临着网上的骚扰。”巴黎墙倒塌“ 长篇文章等 水军账号 还有带有个人隐私 诉求和语言也和JC一致 还有谣言和抹黑

女权社群的争吵(举报机制激化了内部矛盾)

权力下放给平台(eg:新浪);资本介入后审更加复杂化,大平台之间互相掣肘。

巨婴行为:

「田园」对女权的抹黑术:假设存在一个跟中国可见的女权主义相比更好更正确的女权主义 但正确的女权主义在哪儿?我们不知道。田园女权只是男权者狙击中国在地女权主义的一个话术 。

田园女权主义这个词非常有意思,假设存在一种和中国现在的女权主义不同的,更正确的女权主义,所以我们现在的女权主义是不正确的

和我们非常不一样、政治正确、能被男权认可的女权 — — 不存在的,田园女权是男权分子的诡辩话术

例:共青团心目中的”女权主义“

共青团中央:真正的女权主义,而田园女权…(我行v我不行;我做v你要为我做)差异在于义务还是权利,暴露了话术的实质:男女平等无法否认,要否认的是争取权利的行为让他们感到不安全“承担责任承担义务不要闹”

如果争取权力的行为超过了容忍界限,那就是”田园女权“ 这才是所谓田园的标准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 是为了人类共同的福祉,为什么会被认为是不正当的? — — 给人来带的困惑

突然意识到,对于“女权”的污化,黑标签诸如“田园女权”“极端女权”的创造,对于中国很多女性来说,让女权议题变得非常可怕,因为中国女性一直有固定的受传统制约的性别形象

做更”好“的女权主义者(不冒犯)VS 甘于田园女权?是对好女人要求的宽泛化

Angela Xiao Wu & Yige Dong (2019) What is made-in-China feminism(s)? Gender discontent and class friction in post-socialist China, Critical Asian Studies, 51:4, 471–492, DOI: 10.1080/14672715.2019.1656538

极端女权

做个案是无法解决的 — — 公权力是没办法解决的;行动者非常容易被污名化;当事人会被认为别有用心、境外反动势力

那些辱骂女性,道德绑架当事者的“极端女权”很有可能不是女权,只是把女权当作一种ip去靠近的人(诈骗犯、幼稚的个人主义、心理状态不健康)

四川刘猛案

李阳前妻Kim

米兔帮助人和被帮助人是一个互相转化的关系,米兔不是一个司法的历程,而是一个不断帮助和被帮助的过程。“这里说得很好 不能把受害者永远放在受害者的角度 因为人不是只有一层的身份”

米兔驳斥的过程中要就事论事

弦子观察:metoo非常重要一点 — — 被助者可以转换为助人者,如JY。固定的受害者话术可能阻碍进一步的平等表达,希望能够避免在沟通时,由于历史问题,而产生结构上既然的高下,意见之争时就事论事便好。“我帮你时你叫我老师”其实是一种很男权的话术。邓飞案时,当事人律师作为媒体人,曾和邓飞有私教,邓飞对他们(包括思聪)说过最多的话就是:我帮过你。为什么为了外人而害我?

骂婚驴的人群构成很复杂。并不全是女权,有的人是幼稚,有的人是偏执,有的人是纯发泄

女权主义与爱国话题

女权主义和既有的权力之间是一个怎样的关系;

经常处于一个无法沟通的环境,人们之间无法进行对话;

人们经常进行暴力语言;

讲道理是没有希望的。

这不是中国女权主义者面临的问题,全世界都在面临挣扎,中间地带逐渐消失,人们的观点逐渐极端化,非黑即白,比如在美国不是共和党就是民主党。

感到沟通没有希望,不论是所谓的外人,还是观点不同的其他人

但我要说的是,这不是中国的女权主义者的问题,是全世界范围内公共讨论质量的下滑

暴力性的语言替换了思辨性的语言。

学校教育:互相举报、虚伪的言行、不用讲道理

我们现在的教育,职场,不提供一种正义的教育,对年轻人的领导是反面的 我们社会传递的信息是我们不用讲正义讲道理,也没有道理可讲

”看到祖国那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 — 不再相信正义,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话语场失去一种共识性的大纲

最开始说“婚驴”的人为什么要说婚驴,这个有写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group/topic/175559898&dt_dapp=1 不是在说所有已婚女性

婚驴骂的是在婚姻中权益被侵犯处于弱势的那些妇女,就像妈虫这个词一样,明明是受压迫的,却还要承受更进一步的骂名。但是“单身狗”这个词不一样,没有人真正因为“单身”而受到权益的侵犯和夺爱,“单身狗”近似于一种冒犯而不是贬低,与婚驴和妈虫这样的词是不同性质的。 (这是ZOOM中某个听众的意思?)

否认别人是女权主义者 — — 没有意义

内部就是人们相互反对的

只守住女权主义的基本点

反对“包容”的话语,因为没有人是女权主义的所有者;要超越“团结和分裂”的话语,因为这仍然是二元化的对立。

吕频的女权主义定义:1 承认社会男女不平等,不管原因如何阐述;2 认为这个不平等应该被改变,不管方法是什么。而“不管”就带来了诸多困难

最基本共识:现在的世界是性别不平等的(不论认为原因是什么)、是应该改变的(不管如何改变,这已经必然存在巨大的差别)

很多人在近期感到的创伤 — — 我们为什么会因为一些女权主义者的行为感到创伤 — — 因为我们会认为有女权思想make a difference — — 乌托邦的想象 — — 女权主义/女权圈不是乌托邦,认清这个现实的残酷 — — 为什么接纳这个事实重要:在这个事实中前行 — — 美好只能发生在和外部割裂的小圈子阶段,社会现实会无一例外投射到圈内

我们的女权主义理想还如何前行?

没有人需要包容,也没有人是女权主义的所有者,超越“团结、分裂”这样的语言,在今天并不存在这样的共识,这是如今贫乏资源的年轻人所不能承诺的事情

肖:现在还是可以做行动的,而且影响是越来越大的(e.g: 最近的修改强奸罪签名,6W人),互联网的讨论空间在消亡,疫情后的控制的必然增加,?让沟通走向更加困难。所以我在想的就是,讨论不了的话可不可以搁置,去找还是可以去做的事情?在这个环境下应该看一下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扭曲状态。

吕:不要因为这样就对女权社群失去信心(例如:metoo 还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扩散),这个运动还是在往前走的,并创造了更大的变革的力量。行动主义在发展,而且在以更大的规模。我们的愤怒,无法表达和发泄的变形和异化,是我们所要面对的。我的观点是 我们必须让大家的愤怒又更有意义的出口6人们永远可以争论,我所关注的是如何让愤怒更有意义,指向必须负责的人,指向制度性的改变。我们如果想要去超越,要降低天真的期待,要为愤怒找到出口。所以,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做事。我们必须坚持往前。我们应该改变对于女权主义(圈子)的天真的期待,减少对于最大公约数的默认,增加情绪向有效行为的转换。

弦:已婚女性会越来越少上微博,对很多人来说 骂一个和自己又差异的人会被认为是很正常的。如何看待越来越多年轻的互联网用户,(阵亡。..

不要因为一个点,否定对方做/说的所有事情。沟通的方式

吕:回应一下大家的问题。

肖:???

吕:互联网作为一个公共平台失效的原因是….(待补充),我们尽量让自己的观点可供选择,但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决定人们什么时候能够卷入讨论。这也是我们的现实,在有限的社交媒体平台之间

弦:把话留给主体。比如理解家暴当事人什么想法才能更好地帮助她们,比如她们做各种行为地原因,辱骂只会让更多有同样处境地女性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任何亲密都有可能被暴力,结不结婚没有那么大地关系,不是简单地都不进入婚姻就不会有家暴。只要有共同居住就有可能发生的。互联网只出现一种让你满意的声音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其他情况会更糟糕。

吕:怎麼應對/看待其她我們不認同

以女權為名的行為給女權議題帶來的負擔?。我同意,做女权主义是个很累的事情,我们不需要为其他人的行为买单

對造成負擔的主要不是那些女權主義者,撕裂如果发生在“内部”,是比较容易调节的,但现在都是外部的压力。我们不去承担这个债务,主流社会强行把我们当做一个整体。我们只坚持我们此时此刻认同的女权主义。

【提问】打着女权名义辱骂歧视女性的言论传播性很强怎么办?

弦: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担心造成分裂,确实在很多议题中都是这样,我觉得你要让她们知道你自己的声音,当你觉得有一个声音音量很大的时候,那要意识到所有人都这样想是不可能的,各种角度和立场是不一样的,可以让别人能有更多的选择和可能的归属感。如果只看对方的话语和言论更有传播性,会非常消耗。让自己的声音去被听到。

吕:弦子更多的精力在和助人者、受害者相互连接,本能的人性是让我们看到一些让人焦虑的事情,这是人类进化的机制之一。全身心的动员是应对让我们焦虑的事情,人作为社会动物要学会不要全身心卷入焦虑当中。所有争论都是新浪流量的来源,那意识到这一点,也不用,关注是有意义的,但不要全然,客观上被新浪收割,也会带来负面效应/。

提问:【提问】“女拳”“田园女权”的话术让大部分普通人拒绝去了解女权主义,我们应该如何向大众传递自己的诉求?

美丽:我剛剛想說不用太悲觀,對女權的污名一直都有。還是要用一些可以影響文化政策個人的方式去行動,不限於微博上的爭吵。其實我們覺得特別創傷的爭吵,可能對更廣的世界影響沒有那麼大

弦子:我们能够有基本的共识,看到行动成功那天可能需要很远,但开始行动的门槛并不高。关心足以开始行动,不论是网上发声还是参与一些号召,不需要太悲观或太焦虑,基础很好,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声音了。利用关注努力进行自我表达。

怎么在艰难处境里扩大?实践是如果很疲惫的话,比如无法忍受长期争吵,可以先不看,可以做别的,比如和当事人接触,来保持关注。对当事人需求做出回应。不论这个环境多么糟糕,还是可以去关心女权主义,关心所有当事人。感受到创伤的话,希望不是永远的离开。始终会有人,始终会欢迎人回来。肖:让我们很创伤的争吵可能对更广阔的世界的意义并不大。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