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女权群的近期纷争

注意到最近所在的几个北美女权群陷于严重的撕裂。纷争起因于在一个群里的某位群右A私下要求群主踢出曾经在多年前疑似性骚扰过自己的B未果。进而由A的同情者或者支持者(以下简称乙方)和群主C和及前任群主L(以下简称甲方)发生了争执。这件事情从微信群闹到了圈外。因为另一名女权主义者叫梁钰在微博上发表了不符合事实的评论。导致争执双方的误解与分歧进一步加大,互相攻击指责对方。关心这件事的人,可以去参考这两篇公众号文章,《针对北美中国女权群事件的澄清》和《假女权真网暴,公号“哲学社”诽谤黑文真相》,以及哲学社的跟进文章《对北美女权群事件澄清文被指控「诽谤网暴」的回应》。本人无心也无力去判别争执双方谁对谁错。先就后一篇文章中出现的一个技术细节提供我观察到的事实。

有关哲学社的文章

哲学社的文章事实上没有问题,只是两方人各自有不同的解读。但是L文故意颠倒时间顺序,让人觉得就是有人有意要黑她,说别人别有用心。这就比较恶劣了。

而L跟她的几个铁杆支持者,四处扬言,谁转发哲学社的文章就拉黑谁。就是一帮mafia的行事作风,完全不是想理性讨论的态度。

哲学社是北师大附中的一些中学生创建的关于哲学的社团,“中学生主导的青年哲学社团”,“前身为北师大实验中学哲学社”,后来走出学校,称为一个跨学校的哲学社团。因为梁钰的微博,导致甲方那边忌恨乙方给梁钰喂料,A又认识哲学社公号负责人,所以委托哲学社专门发文澄清。结果哲学社称为甲方及其打手的攻击目标。梁钰的微博发于7月2号,而哲学社的澄清文发于7月8号(后来由于甲方抗议D的头像没有打码处理,所以7月9号重发)。二者之间没有后者是前者的因由关系。。

比如这位一直号称女权的人士,毫无平等精神,不反驳文章内容,说人家是小屁孩,说文章是中学生作文水平。用了一堆名词,一堆帽子,还说人心术不正。

假女权一文中的事实错误

《假女权》一文中,引用了这张图片,题目是“暗中的蝇营狗苟,明处的道貌岸然”,一种类似大字报标题的味道。

对于图中highlight部分,名为marc的同学(以下简称m)说的话,“我还给她送了一个附赠的瓜”,被红笔圈出。与下面的梁钰微博上所说的“我吃到一个瓜”遥相辉映。意思就是说梁钰不符合事实的瓜是M给喂的料。

那么事实是否如此呢,梁钰的微博发表于7月2日,回复在陈亚亚微博下面。本来无人问津。过了好几天之后才被人翻了出来。

这则微博被甲方看到以后,引起了强烈的愤怒,因为其中说的“进去一个强奸犯”与事实严重不符。很自然而然就想到可能是乙方爆的料,捅给别人来抹黑甲方。

但是乙方的反应呢,也是觉得这么说不妥,让甲方蒙上了不白之冤,所以要去找梁钰澄清这件事。

所谓的附赠了个别的瓜,是去找梁钰澄清的时候发生的事。别的瓜是什么,我也不确定。大概是说踢人建新群的事。这一切的事情,根据聊天的timestamp显示,都发生于美国西部时间7月6日的早晨。

所以可以看出,M所说“附赠的瓜”,跟梁钰所说的“吃到一个瓜”,没有实际上的因果关系。后者发生在前者之前。但是经过L文的移花接木剪接以后,就变成了M要搞L,故意爆料给梁钰,污蔑其“包庇强奸犯”,要她“凉就凉了”。这就使整个事情变成了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事件。L文还省略掉了重要的一句话,“看看梁钰接到私信后是否回去澄清吧”。相信能看到这句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是发生在讨论要澄清梁钰不实言论的场合。

所以图上三段话发生的先后顺序是3,1,2。图中2的部分,是受害人说的。受害人也明确说了她的target不是L。但是L文把这段话放在这里,是想给人的印象是,“我本来也不是targetL,不过现在也要target L”的感觉。

而且A已经在聊天里明确说了,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L,还第一时间去帮L澄清。L还把A的发言放在蝇营狗苟里,显得非常地不地道。

我不知道L写这篇文章编辑这张图的时候,做这种处理是出于主观故意还是由于不知情,我宁愿相信人都是善良的。我只想说的是,经过处理以后造成的所谓“事实”不是事实,给人的观感是错误的。不管有什么纷争也好,私人恩怨也好,讨论问题还是应该以事实为基础,而不是经过剪裁过的另类事实(alt fact)。

另外《假女权》一文,说A的支持者因为B在15岁的时候犯过的事情就不让她入别的女权群。但是有在一群且同在二群的同学指出,那是因为B在辩解的时候泄露了A的身份,并且还有人身攻击,导致了很多在场观众的愤怒,才觉得无法容忍跟她共处同一个群。因为开始B拒绝退出一群,L是跟B私下商量,L跟B达成交易,B退出一群,可以进二群。但是L跟B的私下交易,别人并不知情。而且二群的人,很多人是不满一群时群主的管理手法才退的一群,一群跟二群人员高度重合,所以两个群并不是无关的两个群。

L文一开始就先开除了对手的女权资格,说对手是”假女权”。然后说对手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别有用心的一小撮。对手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推翻自己。这种把对手打成别有用些的一小撮进而打倒的斗争手段,像极了历史上党习惯使用的阶级斗争的手段。L文则像是另一个版本的四二六社论。

L文最后,把私人纷争上升到中国女权生死存亡上。号召所有的有能量的女权者,都要走出来,抵消哲学社“黑文”的影响。L一直在跟中场合强调她只是个普通网友,跟被害者一样的身份地位。看到这里,就已经可以看出这已经不是她想不想要的问题了,她显然在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动员群众运动来打倒对手。

而且L文开创了一个不好的先例,对L个人的行事作风有意见的行为,就成了假女权,就是要威胁真女权的生存。L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私人之争上升到敌我矛盾的生死之争。这种做法是非常不厚道的,在我看来是很拙劣的表现。

而且从L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来,教主爱惜自己羽毛的程度,胜过对受害者的悲伤与伤痛的关切程度。

网友评论: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