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脸书封禁川普账号侵犯言论自由了吗?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原创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有媒体想要引用作为其他用途,请联系原作者 twitter: @moreless 并注明出处

编者按:1月6日国会遇袭事件仍在进一步发酵。继脸书宣布将川普的账号至少封禁至1月20日以后,推特直接将他拥有8800万粉丝的账号永久封禁了。各大网络平台纷纷跟进,社交媒体平台封禁川普账号的做法是否妨害言论自由呢?公权力是否受言论自由的保护?言论自由的边界又在哪里呢?

在川普的煽动下,1月6日在华盛顿特区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冲击国会的暴力事件,导致5人丧生多人受伤。推特和脸书当天晚上分别封禁了川普的账号12和24小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1月7号,脸书宣布无限期封锁川普的账号,至少到20号权力移交以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1月7号晚,在推特封锁川普账号一天之后,川普再次发推,发表一段视频。川普总统先谴责了暴力,承诺要和平交接权力,并且说当你们的总统是我的荣幸。外界认为是承认败选。但是这段视频,川普没有提当选总统拜登的名字,也没有向对手表示祝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1月8日,川普再发两条推。

第一条是先喊了一些类似于美国优先,MAGA之类的口号,然后说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以及“这只是我们让美国再次伟大斗争的开始”

“The 75,000,000 great American Patriots who voted for me, AMERICA FIRST, and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will have a GIANT VOICE long into the future. They will not be disrespected or treated unfairly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第二条是说他不会参加1月20号拜登的就职典礼。

To all of those who have asked, I will not be going to the Inauguration on January 20th.
—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January 8, 2021

随后推特公司发表了声明,宣布永久封禁川普的推特账号@realDonaldTrump。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经过仔细查阅川普推特账号最近发的推,以及围绕这些推特的上下文。特别是这些推在推特内外的解读,我们根据其“将来会煽动暴力的风险”永久封禁了川普的账号。

在本周的恐怖事件后,我们在周三明确表示,进一步违反Twitter规则可能会导致此种行动。 我们的公共利益框架的存在是为了使公众能够直接听取民选官员和世界领导人的意见。 它是建立在人民有权公开行使权力的原则基础上的。

但是,我们清楚地回顾了过去几年这些帐号(的言论),并不能凌驾于我们的规定之上,也不能使用Twitter煽动暴力。 我们将继续对我们的政策及其执行保持透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然后川普推特账号就被永久封禁了。在此前后一同被封号的还有麦克·福林,林·伍德,以及悉尼·鲍威尔。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之后川普又用POTUS(美国总统)这个账号发了四条推特,没过多久就被推特删除。随后推特表示不会删除“美国总统”和白宫的推特账号,但是会限制其使用。如果再犯则会删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川普用@POTUS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账号发了四条推文,之后又被删了

川普总统还不死心,又找了川普团队的数字媒体总监Cary Coby,把他的号换成自己的名字和头像发推,也马上被推特发现,随后竞选团队数字媒体总监的账号也被推特封杀。因为推特有规定,不可以用马甲规避审查,发现了就会删除。但是由此可见,不让川普用推特还真是很难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推特脸书封禁川普账号的同时,就有人质疑这种做法不是侵犯了川普的言论自由了吗?还说推特上连总统都不能发言,美国还有没有言论自由?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川普的账号如果是政府账号,封川普账号是否侵犯言论自由

要知道,美国保障的言论自由来自于宪法第一修正案。宪法第一修正案属于被称为“权利法案”的第一到第十修正案的一部分,第一修正案也是权利法案的核心。原文是: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权利。

由这个原文可以看到这样几点,

  1. 第一修正案限制的是政府的权力,不能立法限制公民的自由。
  2. 第一修正案中定义的各项自由,包括宗教信仰自由以及言论、出版、结社以及和平请愿的自由,都是针对公民的权利,而不是政府的权利。

政府是公权力,公权力没有言论自由,政府也不能像个人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如果政府发布虚假信息,那造成的后果肯定要负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且第一修正案也没有限制企业的权利,企业要根据其规则处罚或者封禁违反其规则的用户账号,不受第一修正案的约束。因为提供此服务的不仅是此公司一家,用户不使用这家的服务,也可以使用别家的服务,这样就无法限制用户发声的机会。这跟公权力一声令下,所有的社交媒体账号全部消失,是两回事。反过来说,只有政府才能侵犯言论自由,网站则无法侵犯言论自由。

所以川普的账号作为政府账号的话,不受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的保护。

川普的账号如果是私人账号,封川普的账号是否侵犯言论自由

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的界限,在最高法院的历次判例中已经有详细的解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们憎恨的思想自由》(Freedom for the Thought That We Hate: A Biography of the First Amendment)这本书,明确讲到了司法体系是如何一步一步理清言论自由的边界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政府先后于1917年颁布了《间谍法》(Espionage Act of 1917),全称为“为惩罚干预美国外交关系和国际贸易之行为,惩罚间谍,促进美国刑法实施,及其他目的所设之法律”。于1918年颁布了《防止煽动法》。

1917的《间谍法案》,扩展了1911年国防机密法的条款,并加重了处罚的力度。它主要对信息的传递进行了限制,为了他国目的,传播虚假的信息或者泄露机密信息都被明确地判为违法,它还允许邮政总长拒绝邮寄被认为违反法律的刊物。

1918年,国会又通过了“1918反煽动法案”,该法案禁止各种不当言论,不仅不允许诋毁政府,甚至不允许挖苦美国的军服。1921年,“1918反煽动法案”被废除。

由于战争状态带来的对言论自由的钳制过于严厉,所以战后对战争的反思,也包括了对言论自由限制的批判。

1919年的申克诉合众国案中,霍姆斯大法官首次提出了“即刻而明显的危险”原则,其标准就是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应视言论当时所处的环境及性质,是否具有造成实际危险的危害。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公众的恐慌情绪和政府压制批评的企图都在滋长,联邦最高法院对第一修正案进行了更广泛的审查。刘易斯在书中写道,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布蘭戴斯和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开始对第一修正案赋予的言论自由给出更宽泛的解读。霍姆斯在申克诉合众国案的判决书中写道,言论自由必须受到保护,除非某项言论存在“明显而立即的危险”,导致“实质性的罪恶”。

恐怖主义时代随时都可能会有迫在眉睫的危险,那么对于言论的相应看法又是否应该有所不同。他在书中表示,美国宪法允许为了防止即将发生的暴力行为而对言论加以压制,但必须提防政府用这种法律来压制诸如焚烧国旗或是使用攻击性口号的表达性行为。刘易斯还认为,对于那些向愿意采取恐怖主义行动的人们进行煸动、教唆的言论可以采取惩罚性的措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所以言论自由的边界就在于是否会带来“明显而立即的危险”,如果有某种言论会引发即时的危险,则不受宪法的保护。所以川普召集其支持者,并号召他们围攻国会从而引发暴力的言论,并不受到法律的保护。而且他的言论已经造成5人死亡,多人受伤,所以这种有害言论不是封得应该不应该,而是太晚了。

所以封杀川普账号,正是保护多数人的合法权益不会进一步首到伤害,正是保障了言论自由。

反过来说,如果微博封了领导人的贴或者账号,那么新浪的负责人会不会有麻烦?哪个有自由哪个没有自由不就一目了然了。

因此如果川普的账号是私人账号,封他的账号也不侵犯言论自由。

第三个理由,美国法律不允许政府办媒体,像VOA和RFA这种新闻机构,都不允许对美国国内广播。而川普的推特拥有8800万粉丝,他在上面发布的推特无非是,一夸奖自己的政绩伟大,二攻击政治对手,基本上都是政治宣传。俨然是一个类似媒体的存在。根据美国政府不允许办媒体的规定,封掉川普的推特也不怨。

于公于私,封禁川普账号都有正当合适的理由。那么油管大V,就不知道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真不懂了。

废除230条款就能保障言论自由?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无论是川普总统还是油管大V都经常提到要废除230条款(Section 230)。我的前文《脸书谷歌推特CEO国会听证 230条款能否保障言论自由》已经讲解过230条款是什么。老拿230条款说事的,也是对230条款不够了解。

230条款的全称是联邦通信法案第230条( 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CDA) of 1996 Section 230)。230条款的诞生,是因应了上个世纪90年代针对互联网服务商的一系列诉讼。1997年,最高法院Reno v.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1997)的判决,公民自由联盟ACLU胜诉。标志着这个法案的确立。

这个230条款虽然很短,只有二十六个字,但是影响深远,决定了之后20多年互联网的走向。

No provider or user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treated as the publisher or speaker of any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formation content provider

230条款的字面意思是说,交互计算机服务的提供者和使用者,不是其他信息内容提供商的出版商和信息陈述者。说白了,就是互联网公司是内容平台,它上面可以发布别的内容提供者的内容,但是却不用承担责任。

正是因为有了230条款,网站可以少了很多法律纠纷,这样更有利于网站的发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看过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的人就会明白,如果网站对自己上面的内容完全放纵不管将导致谣言满天飞,亦或只使用算法排序内容,给喜欢看阴谋论的人专门喂食阴谋论的文章以提高流量,那样将会导致人的思想越来越极端,反而会对社会稳定不利。

有了2016年被假新闻影响大选结果的前车之鉴,2020年各个自媒体都开始反击假新闻,也会对不实言论做标记,比如川普的推文就经常被标记与事实不符。这是一个很好的修正。

但是一旦废除了230条款,那么各个网站为了避免陷入无尽的官司,必然会加大审查和删帖力度,那样岂不是更不利于保障言论自由吗?所以川普扬言要废除230条款,结果可能与初衷背道而驰。他纯粹就是为了打击报复网站给他的不当言论做标记,属于公报私仇。

川普支持者纷纷转向应用Parler

因为川普推特账号经常受限,所以当时有很多川普的支持者就转到了另一个不受限的应用叫Parler。如果最近发现这几个月社交媒体上的关于阴谋的帖子少了,那是因为有很多阴谋论的帖子都转向了Parler。Parler是一个右翼的网站,以言论自由为名,拒绝对帖子进行审查,从而导致大量死亡威胁和令人反感的图像。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本周川普的支持者猛烈袭击美国国会大厦之后,对于限制该应用程序上有潜在危险在仇恨言论,苹果公司采取了激进的姿态。

苹果公司今天早晨发送给Parler高管的电子邮件,指责该公司为在国会大厦进行的活动提供便利。电子邮件内容如下:

“我们收到了很多有关您的Parler服务中令人反感的内容的投诉,指责该Parler应用程序被用于计划,协调和促进2021年1月6日在华盛顿特区的非法活动,这些活动导致伤亡,以及财产破坏。该应用程序似乎也将继续用于计划和促进进一步的非法和危险活动。”

该邮件接下来要求Parler在24小时内需要有一个审核计划,不然就会面临从App Store中下架。

活动人士组织“沉睡的巨人”(Sleeping Giant)发布了该应用程序的屏幕截图,显示了持续的暴力威胁,包括针对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的暴力威胁,谷歌因此被迫跟进。在推特宣布了删除川普账号之后,谷歌也宣布将Parler从其应用商店下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苹果在星期六宣布将会把Parler从App store下架。同一天亚马逊也宣布,因为parler提供暴力,亚马逊云服务(AWS)将从美国太平洋时间1月10号晚上11:59开始,不再给Paler提供托管服务。Parler的首席执行官John Matze在一封信中表示,Parler可能会在一周内无法在互联网上使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截至目前已经限制川普发言的网络平台

网络中立条款可以保障言论自由

比较吊诡的事情是,正是因为川普政府废除了网络中立条例(Net Neutrality Rule)。如果将来网络运营商要是限制Parler应用的流量的话,网络应用公司没有一点脾气。

所谓的网络中立条款,是要求网络服务供应商不能优先对待来自某些网站的流量。

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签署命令,规定以1934年通过的《联邦通讯法》“第二类”业务来规管网络服务供应商,让联邦通讯委员会执法,禁止网络服务供应商优待任何公司。其他被列为“第二类”业务的服务包括许多公共事业,如电话服务、电力供应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川普时代的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FCC)在2017年以三比二票通过了废除“网络中立性”的规定,不再明文禁止网络服务供应商优待来自特定网站的流量。

隶属于共和党的FCC主席潘吉特(Ajit Pai)指,废除这规定可吸引投资,也能“激发创意”。

但是有隶属于民主党的委员指,这一决定会让网络服务供应商能封锁竞争者的网站,也能让他们要求用户额外付钱才可看到某些内容。

析指,一旦取消了网络中立的规定,网络运营商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允许或禁止用户到访特定的网站(比如竞争对手和批评自己的网站),也可以加快或减慢用户访问这些网站的速度,控制用户看到什么内容,损害言论自由。

他们认为这也会令小的公司无法与大公司竞争。因为大企业可向网络供应商付钱,取得较快的流量,小公司无法这样做,最终令消费者无法跟他们下单,因而结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幅漫画形象地展示了何为网络中立条款: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访问想要的服务,而供应商不得有所偏袒。但失去了该条款的保护,网络服务供应商就可以通过格式手段来引导、限制和影响用户的访问。

然而,因为川普政府废除了网络中立条款,那样使得运营商限制某些造谣网站的流量成为可能,虽然这样做可能会伤害言论自由。这正可谓是川普自己挖的坑自己跳。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