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Liang一案白宫请愿书的文本分析

梁警官的案子,是上一周华人社区和微信朋友圈的一个热点。2月12日判决结果宣布以后,华人社区哗然。很多人认为,之前多起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都能免罪的情况下,为啥误杀黑人的纽约亚裔警官Peter Liang却被起诉并被重判,这一定是柿子找软的捏似的抓了个替罪羊向黑人社区交待的行为。关于Peter Liang是不是替罪羊,我们还是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梁警官到底有没有罪,该不该起诉,之前的白人警官被无罪开释有没有道理。

这里有起诉书的文本:

https://assets.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2110003/people-v-liang-memorandum.pdf

宣判结果发出以后,马上有人发起了白宫请愿,因为白宫网站接受各式各样的请愿,这个机会自然不应该放过。虽说基于三权分立原则,美国行政当局不能干预地方检察官是否起诉一个个案,也不能干预审判结果。但是支持者认为,尽管不能改变结果,但是很多人发声,引起媒体注意,我们社区的声音能够被别人听见,目的就达到了。现在这个请愿签署人数已经过10万,白宫也以不能干涉司法为由,给予了回应。让我们来看看,这个请愿书发出了什么样的呼声,传递了什么样的信息让别人“听见”:

白宫请愿的网址在这里:https://goo.gl/R695qw

请愿书的内容寥寥几行,粘贴如下:

Demand Brooklyn District Attorney Kenneth P. Thompson to withdraw indictment against Asian minority Officer Peter Liang!

前面说了,美国司法独立,请愿书却请求白宫要求Brooklyn地区检察官K T撤回对少数族裔亚裔梁警官的控罪,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标题的目标完全是空中楼阁,无法实现。

看第一段:写请愿书的人认定亚裔美国人警察成了替罪羊(Scapegoat),是因为检察官为了政治利益所以起诉梁警官。不知道一个地区检察官(DA)基于事实判断,起诉一个因配枪走火导致无辜平民丧命的案件,完全是职责所在的行为,是出于要得到什么样的政治获益?他是因为起诉梁获得加官进爵了,还是获得组织褒奖了,不得而知。而且第一句话就有语法错误,Prosecutors indicts…

这一段语法混乱就先不说了,直接分析其内容。第二段说Peter Liang跟他的上司说,自己是无意识的枪支走火,子弹从墙上反弹回来打死了没有嫌疑的人Akai Gurley。我不清楚写请愿书的人列举这段话是什么意图,可能是想陈述案情,梁警官只是擦枪走火,非故意伤人,所以不应该被起诉?就他的这段陈述,也不能证明梁完全无罪。裁定是否有罪还要看法庭审理过程。如果当事人声称自己无罪就无罪的话,法院检察院都可以关门了。

最后一段说,造成Gurley先生致死的事件导致这周的过失杀人控罪(成立),而之前的Michael Brown和纽约Eric Garner的案子却没有被指控,那两个案子更应该被起诉,两个非亚裔的警官却未被起诉。写请愿书人的逻辑就是,那两个人的案子没有被起诉,所以这个案子也不应该被起诉。

那来看看另外两起案件跟本案是否有不同,Michael Brown的案子,警察是当场将其击毙,不存在误伤的问题。Eric Garner是在警察把他铐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病死亡。

Michael Brown先袭警夺警枪失败后逃窜,警察追捕的过程中6尺多高260磅的他转身冲向警察。警察在面对明显被攻击的危险下开枪将其击毙。

Eric Garner有多次刑事犯罪纪录。在保释期间警察怀疑他贩卖走私烟草在大街上拦住了他。他当时情绪激动,拒绝配合警察工作,警察要逮捕他的时候他甩开警察的手,他身材高大,警察从后方用手臂勒住他脖子将他放倒在地,随后上手铐完成逮捕。不料Eric Garner心肺功能很差,在放倒他上手铐十几秒的过程中喊了几声I can’t breath之后就真的死了。[1]

以上这两个死者一个袭警一个拒捕。前者真的是死有余辜,后者也只能说是他自己拒捕在先,而警察也无从得知他的身体状况。试想如果警察无法使用武力来完成逮捕,那么警察还能逮捕任何人吗?前两个案子,警察跟死者都有直接接触,Michael Brown的案子,警察有直接的生命威胁,所以开枪。反观死于梁警官枪下的Akai Gurley。他没做错任何事情,打开楼梯门就直接被击毙了。这三个案件根本没有可比性。

现在示威的人要求justice for all,不知道是要什么样的justice。他们的理由是以前的警察杀人都没被判,为啥亚裔警察误杀就要被判重刑。

首先,之前误杀的警察没有都脱罪,有的是被判罪的警察。http://listverse.com/2015/04/04/10-cops-who-were-convicted-for-killing-in-the-line-of-duty/?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其次,之前的两个案子,警察没有被控罪,有充足的理由,一个是以为袭警,另一个是拘捕,Eric Garner是意外。梁自己的过失造成别人死亡,梁自己并没有面临生命威胁。而梁案很多人忽略的细节,是梁失误开枪之后六分钟内,没有第一时间去叫救护车,没有对伤者实施救护。他在絮叨自己要被开除了,忙着找子弹壳,忙着阻止自己的Partner将事件上报总台,忙着借手机打电话给上司,后来手机又被同伴抢了回去。当他尽一切力量为自己的career 努力的时候,Akai Gurley的生存可能正在减少。而救护车最后也是Akai Gurley的女朋友叫的。CPR是受害人女友根据电话指示做的。无论祸是不是自己闯的,看到有人要死了作为警察不及时施救不及时呼救这不是渎职是什么?

第三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如果认为白人杀黑人可以脱罪,那么亚裔杀黑人也应该脱罪,这是什么道理,这是要求亚裔跟白人一样可以拥有滥杀无辜的权利吗,这是要求justice for all,还是要求injustice for all。正确的要求应该是要求对所有警察滥权的行为予以追究,严加惩戒,不分种族,这样才能给后代一个公平的社会环境,而不是要求同样不正当的white privilege。这不就变成了“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逻辑,却不想想,尼姑本身就是不应该被摸的,大家想过尼姑的感受吗?黑人们会怎么想,合着我们就活该被杀?所以这个游行的诉求,很容易在别人眼里看来,就成了亚裔眼里只有自己族群,没有是非,没有公正,不管黑人死活。

综上所述,起诉书短短三段话,每段话都经不起推敲,且充满语法错误,不知道想给媒体传递什么样的错误信息。也许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中国人英语好烂。

我不反对亚裔要求平权,争取权利,但是要合理合法,师出有名,而不是义和团式的躁动。理由不清楚,目标不明确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往往还起到反效果,同时满足了一些人的政治野心,成就了一些背后煽动者不可告人的目的。

[1]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MDE2MDg4NA==&mid=402733113&idx=2&sn=65478276c1cd57a5b55d2678c466b734&scene=1&srcid=0223NUnrvmUyDIjA9ixCwyWh&pass_ticket=Wi%2BuILxJbrzA%2FiaTPjs2YY0%2F5H3hxQBMwZDc7yOHibE%3D#rd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