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性别中性称谓就是“不男不女”“不认父母”?

新年伊始,新当选的众议员在1月3号正式就职。由于有五名民主党籍众议员反水,南希·佩罗西仅以七票之差险胜,第四次当选众议员议长。

新任众议员才刚刚宣誓就职,各路谣棍也没闲着,马上就开始了新一轮的造谣。他们说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修改了议事规则,不再说父母,兄弟姐妹,而改为中性的词汇例如双亲(parent),孩子(child),手足(sibling)等。不少人看到这条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民主党倒行逆施,必遭天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造谣文章截图

其实这是来自于一个对《国会议事规则》的修改建议,里面包含有gender neutral language部分。性别中性语言,就是政府公文里使用性别包容性语言,以涵盖尽可能多的群体。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众议院周日对一系列修改进行了投票,这些修改包括将消除议事规则中的“母亲”,“父亲”,“他”和“她”等所有与性别有关的用词。

除了这些特定词外,该提案还概述了向性别中立语言的其他数十种转变,以及建立了“多样性与包容性办公室”。

这项提案是由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规则委员会主席詹姆斯·麦戈文提出的。 麦戈文在新闻稿中说,该提议“促进包容性和多样性”,并且是“通过将众议院规则中的代词和家庭关系更改为中性来尊敬所有性别认同的方式”。

https://rules.house.gov/sites/democrats.rules.house.gov/files/BILLS-117hresPIH-hres5.pdf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个议事规则只是规范议事的文本,想要做出一个表率,但其实并不规定议员发言和工作时候使用的语言,更不可能去规范一般平民的语言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公号文章趁机带风向煽动情绪,保护被压迫族群都成了罪过

美国的那些事儿这篇公号文章故意误导说,“众议员,官员和雇员透露举报人身份”,说的是对举报人whistleblower的保护,跟使用中性称呼没有任何关系,更谈不上对不使用中性称谓处罚。罗文把这个单独放在这里,给人的印象就是,如果不使用中性语言,就会被处罚一样。

连右翼媒体福克斯新闻都专门做了说明,说没有人会因为使用非性别中性词汇被处罚。更不用说普通百姓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使用中性称呼的缘由

《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如何使用中性语言,以及为什么这种尝试很重要》,介绍了使用中性称呼的重要性,和应该如何使用。

使用中性称呼由来已久,反映了在职场中对各种群体,各种性别的尊重。2020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联邦反歧视法保护同性恋和跨性别雇员,但是每天都在使用的大部分语言仍然都将那些不能完全识别为男性或女性的人排除在外。LGBTQ活动家和语言学家呼吁使用更具包容性的语言,对我们使用的语言进行细微调整可以极大地尊重非二元个体,并且可能增加总体的性别平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前年10月,为了更加包容性别,加拿大航空改变了他们的问候语,欢迎“所有人”而不是“女士们先生们”。该航空公司表示,此举是为了确保所有乘客和员工都受到尊重。“女士们,先生们”的问候时刻提醒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被提到性别的频率。我们在学校中被称为男孩和女孩,在父母(我们称为父母)中被称为儿子和女儿,我们的称谓都有性别(先生,小姐,夫人和女士)。更不用说在官方文件中要求无数次的确认性别。

对于那些不完全属于男性或女性类别的人,这些对男性和女性二元划分的不断引用可能会使得这类人群感到更加疏远。即使对于确实确定为男性或女性的人,这些不断提醒人们性别用词也可能会产生影响。不断地将每个人分为男性和女性类别,可能会使我们认为男人和女人比我们实际的区别更大。

UCSD认知科学教授Lera Boroditsky写道,“即使语言的琐碎方面也可能对我们如何看待世界产生深远的潜意识影响。”她发现,在某些语言中,所有物体都被分类为男性或女性,这种分类实际上会影响人们对物体的感知。例如,当要求说德语和西班牙语的人描述一把钥匙时,该钥匙在德语中是阳性的,但在西班牙语中则是阴性的,因此他们的回答反映出这种差异。

德国人会使用诸如“锯齿状”,“锯齿状”,“坚硬”和“金属状”之类的男性化形容词来描述钥匙,而西班牙语使用者则使用诸如“小”,“闪闪发亮”,“金色”和“复杂”之类的女性化形容词。对于“ bridge”一词则相反,该词在德语中为阴性,在西班牙语中为阳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https://www.ripeers.com/sites/default/files/uploads/pages/collection_of_data/2019-04/The%20Gendering%20of%20Language%20A%20Comparison%20of%20Gender.pdf

一些研究发现讲更多性别语言的国家性别平等程度较低。

尽管英语词汇的性别区分可能比其他一些语言少,但仍然有很多性别所指。而对于那些试图对日常语言中使用性别更加敏感的人,下面一些内容可以作为不错的起点。

所以现在的趋势,就是使用they替代she或者he,使用“Mx”替代 “Mr,” “Ms,” “Mrs” Or “Miss”,

对于先生小姐的称呼,男性都叫Mr.,Mr.并不暴露婚姻状况。而对于女性,Mrs,表示已婚,Miss则表示未婚。过去有女性团体这样对女性不公,应该统一用Ms,这样就不会在称谓里暴露婚姻状况。更进一步,根据韦氏字典:“对性别不做区分的’Mx’被用作称谓,以供那些不希望识别为特定性别的人或那些根本不想被性别识别的人使用。”

使用“伙伴”,“兄弟姐妹”和“孩子”

与代词和头衔相似,给家人,母亲,父亲,兄弟,姐妹,姨妈和叔叔等称谓都带有性别标签。在讨论恋爱关系时,可以使用诸如“伴侣”和“配偶”之类的与性别无关的称谓,sibling,child和双亲也与性别无关。尽管有些人建议使用“ auncle”或“ pilling”一词,但在描述父母的兄弟姐妹方面,并没有真正采用与性别无关的称谓。

职场中使用的中性词汇

在实现性别中立方面,也许在职场上取得了最大的进步。女服务员(waitress)和男服务员(waiter)现在经常被称为服务员(server),邮递员(mailmen)现在是邮件承载者(mail carriers),许多女演员(actresses)的称谓现在都由演员(actor)取代。其他职业头衔,例如警务人员police officer,销售员salesperson,消防员firefighter,主席chairperson和空乘flight attendant,都已取代了以前的性别称谓。也包括前面提出的水手seamen变成了seafarer。而且职业称谓中带有性别,如policeman,salesman,mailman,chairman,本来就是男性占主导的父权社会的产物。

要纠正性别二元论观点,还需要不少努力。正如Shereiber指出语言是如何工作的:“两个或多个说英语的人之间达成了一致,他们将使用相同的编码进行交流。如果其中一个人拒绝使用该编码,则通信无法进行。” 所以我们所有人都不得不加入并同意使用,承认并非每个人都被认定是男性还是女性的语言。

对社会包容与进步的努力 被高度政治化且打上了党争的标签

其实,此次佩洛西在众议院中提出的改革方案,只不过是近年来美国社会为尊重性少数群体进行的更加包容的改革的一部分。而这些更加人性化的进步,却一直被保守派歪曲和泼脏水。此前我们专门辟谣过的关于“民主党要提倡男女同厕”就是一例。而这一次,这些极右媒体,轮媒以及宗教团体也趁机炒作,把当下的议题跟长期以来潜移默化极力妖魔化民主党的各项政策结合在一起,就又开始高喊国将不国了。

对于使用中性称谓的话题的炒作也来自于党派之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共和党籍议员在新国会祈祷后使用amen和awomen表示反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在相关的新闻报道之后发推特说这很蠢stupid。更不用说一些习惯带节奏和趁机煽动仇恨的练功媒体和造谣公号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罗文公号文章趁机带风向煽动情绪,保护被压迫族群都成了罪过

这个提案的提出,在于当前越来越多的跨性别人士以及非二元性别的人,他们不使用或不愿意标识自己为与性别相关的代词,而且这群人中也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当选,并将要在各级政府中担任公职。

在社会上,包容性别的语言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关注。 2019年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的一项调查发现,大约五分之一的美国人认识到有人在使用“他”或“她”以外的代词。 在18到29岁之间的年轻受访者中,这些几率增加到32%。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因此,众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众议员来自纽约州的哈基姆·杰弗里斯为该党为第117届国会提出的众议院新规则辩护,特别是使用更为通用的称谓取代区分性别指称的新语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杰弗里斯在被记者问及议事规则语言的更改时说:“从我的角度看来,使用性别中性的语言与众议院历来所作的努力一致,这是众院的传统,以尽可能时尚敏锐的方式反映美国人各种不同种族、族群、信仰、性取向等之间,既保持独立性又相互融合的现实( gorgeous mosaic,即所谓的文化马赛克,是相对于文化熔炉来说的,是指各个族群、各种语言和各样文化互相融合却还保留自己的特色。)。当然,众议院的目的是成为最接近美国人民的机构,用制宪者的话说,反映希望,梦想,愿望,恐惧,关切,忧虑。 ”

结论

使用中性称谓,从而可以代表更多数的人群,且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不便和压力。却别一些华川大V污蔑为“不男不女”,“不认父母”,类似于把照顾跨性别人士的设立中性厕所污蔑为“男女同厕”,实在是别有用心。大家可以留意每次炒作性别议题的都是哪些人,基本和传播大选谣言的人高度重合。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