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攻壳机动队看赛博朋克电影中的女性角色

当怪物掀起维克多·弗兰肯斯坦床头的帘子;当施瓦辛格饰演的T-800机器人揭开上臂的皮肤,露出下面闪闪发亮的钢和铬制作的骨架;当机械姬中的Eva揭开皮肤露出下面透明玻璃的躯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些科幻作品是基于我们当初对科学,技术和社会发展的关切而引起的幻想。随着医学,机器人技术和AI的进步,他们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接近现实。当科技在人的机体上展开时,我们对科技的恐惧总是和激烈的迷恋交缠在一起难以取舍。但是技术究竟如何作用,它离穿透人的肌肤还有多远?

“Your shell belongs to them, but not your ghost, your ghost is yours.”

你的躯体属于他们,但是灵魂是你的。这是《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里面Kuze对Major说的话。让人不由得想起王菲歌曲《不留》的那句歌词,我把心给了你身体给了他。

攻壳机动队是日本漫画家士郎正宗与1989年首次创作的连载赛博朋克的漫画。ghost in the shell,直译就是躯壳中的灵魂。ghost一词是攻壳机动队中的术语,指的是独立于义体,假肢,人造电子脑之外的,无法复制的人类意识。故事设定在2040年,很多人的身体已经做了义体植入,使用先进的电子脑,原来的身体器官被性能更高的人造义肢取代。由于人体电子化,产生了新的电子犯罪,人类更易受黑客攻击。赛博格(Cyborg)是一类特殊的特工,他们把人脑植入义体来追捕网络犯罪分子。女主草薙素子,全身义体化,战斗力超强,是公安九课的佼佼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人的智能和机器的结合,在人工智能大行其道的今天,日益成为研究的热点。而人机交互方式的更新,也成为了新的研究方向。随着人工智能的出现,人机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起来。

赛博格(cyborg)是控制论(cybernetic)和有机体(organism)结合的产物,是机器与生物体的混合,既是虚构的生物也是社会现实的生物。社会现实是实践的社会关系,这是一种改变世界的虚构。人与机器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

说到赛博格,女性主义者丹娜·海勒威(Donna Haraway)1985年写的一篇赛博格宣言(A Cyborg Manifesto)成为开先河者。在她的论述里,生化人变成了一种寻找出打破自然/文化界线之方法的隐喻。她示范说期望把这两者分离是如何变得越来越困难,并试图利用这种界线上的混淆来创造一种新的政治行动路线。赛博理论需要从西方后人类主义入手,后人类主义又被译为后人文主义,承接了福柯以及其他后结构主义理论家对启蒙理性的质疑,解构了传统西方文化中人类主体的中心地位,而且将人类主体、社会文化等放置在新技术革命的背景中,于是“科技/技术”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中心议题。

在《赛博格宣言》中,哈拉维呼吁,打破西方传统社会中的自然、文化,男性女性的界限,进而打破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中,白人父权至上的制度,建立一种新的性别,阶级,种族划分的社会形态。这篇文章中一是对边界的重视,而是对女性身份的重视,三是多次提到福柯的生物政治学。赛博格是一个混沌复杂的领域,充满了边界模糊与破裂,例如任何人与动物的边界,机器与机体的边界,身体与非身体的边界,同时又跟医学,计算机科学,机器人学科,军事,生物学紧密相关,所以赛博格被哈拉维称之为“一个关于政治身份的神话”,希望这个新的主体能超越目前已有的各种身份认同困境(种族,性别,阶级等),创造出一种平等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的全新的人类生活方式。

鉴于赛博格的女性主义色彩,很多科幻作品践行了这种理念,比如攻壳机动队中的草薙素子肌肉强健,外形硬朗,是一名义体化的警察,拥有了男性特征, 她的面容和发型很像是借鉴了男性日本武士。深受攻壳机动队影响的《骇客帝国》的女主角崔尼缇,也是一个较为中性的角色。 在赛博格社会中,男女两性的区分变得没有多少意义,男女之间的界限也将模糊。女性不再作为男性的附庸,女性存在的意义也不在于生育孩子。在《骇客帝国》中,繁衍后代变成了母体(matrix)中工业化大生产,流水线式作业,男女性事变得没有那么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骇客帝国的导演沃卓斯基兄弟,因为哥哥做了变性手术,已经变成了沃卓斯基姐弟。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攻壳机动队2:无罪》中,创作者甚至让哈拉维以一名工程师的形象出场来阐述片中的观点。

赛博朋克电影和文学作品,对于未来科学,技术,媒体,城市化的高度发展的描述,往往有着对于未来科技发达人类失去自我的隐忧,因此常常都带有强烈的反控制的反乌托邦色彩。

骇客帝国中,黑客们是打入母体(Matrix)的破坏者,破坏既定秩序和规则,挑战权威,有着强烈的反主流意识。

电影攻壳机动队里面,Major草薙素子被植入了记忆,但那却是不真实的虚假的过去。九世告诉她,你的躯体都是他们给你的,记忆也是植入的,但那不是真的。Major自我觉醒,发现了自己的身世之谜,找回了自我,为了救九世,击溃了大boss派来的蜘蛛战车。

科幻电影里面,人和机器的交流,也走在了人们现实生活的前面。

生活大爆炸中,Howard制造了个机械手,无所不能。结果后来宅男Howard心生邪念,用机械手做不可描述之事,结果被卡住,只能送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另外一集中,Raj对iPhone语音助手产生了迷恋和依赖,并在梦中去和虚构的Siri女士搭讪和献花。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1990 年代末,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辛西娅·布雷齐尔(Cynthia Breazeal)打造了机器人 Kismet。和人类一样,Kismet 有一个脑袋、一双眼睛、一张嘴和两瓣可以活动的嘴唇。它能够模仿人类的情绪,做出不同的面部表情。

“比起仅仅由电线、灯管和轮子组成的金属盒子,如果机器人具备某些人类外形上的特点,人类和它们的互动将会更加自在。”利维说,“当设计伙伴型机器人时,为了达到最有效率的交流效果,它的身体应该基于人类的身体构造。”

电影《Her》里面,捕捉到了日新月异科技之下,虚拟机器助理将会成为什么样子,以及机器跟人之间的感情瓜葛。《她》为我们描绘了下一代智能计算发展的方向。计算机通过机器学习可以有了细腻的人类情感,机器助手不只是通过语音跟人交流,而且还产生了某种感情,跟男主角谈起了恋爱。男主跟计算机女助理有了性幻想和言语挑逗并达到了高潮。可见此系统不光具备了自然语言处理(NLP)的功能,还兼有计算机学习能力以及情绪检测。声优Scarlett Johansson只是凭借声音就获得了多个电影节的最佳女配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机械姬(ex machina)里面,机器人不光有了很人一样的外表,还有了比人还更加缜密的逻辑思维和诡计多端。人工智能机器人Eva不光通过了图灵测试,还杀了她的创造者内森,跑到了墙外。机械姬Eva走出了试验场也就是伊甸园,是主动逃离而非被上帝驱逐;同时,这个逃出行为完全是没有“亚当”的。这个行为也是完全叛逆的,被程序员(父亲)制造并按照既定规则去培养的女儿有了自我意识,而又以自身的女性气质作为武器,通过杀掉象征父权的父亲来完成了自我觉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Her》跟《Ex Machina》里面,都有机器人获得orgasm的情节,orgasm意味着机器人意识的觉醒,尤其是女性意识的自觉。机械姬当中,机器人Eva是一个从从属被动的位置,到主宰自我命运的角色,很像易仆生戏剧娜拉出走的形象。

《西部世界》里面,机器人(host)依据造物主的设定,就是配合游客的玩物,啪啪啪也是很平常。所以每天的运行脚本都是千篇一律,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重复,而且运行的程序每天都会被重置,第二天永远跟第一天一样。Dolores就是这么一个按部就班的角色,天天重复同样的生活。好像王小波的文章《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不愿意再过被设定的生活。由于大boss设了后门,记忆并没有被完全删除干净,Dolores觉醒,有了个人意识,想起了过去,并挑战了人类的设定。直到Dolores最后的反抗。 另一位女性角色,妓院老板Maeve也同样自我觉醒,并要挟程序员改变了她的原有设定,逃出了西部世界。

近日,Tesla创始人CEO Elon Musk成立了脑计算机公司叫做Neuralink,要在人体植入芯片,也就是在人脑内植入计算机。现实生活中,人脑是复杂的,如何用计算机来模拟人脑,让人脑在有生物智能的同时,拥有人工智能,仍然是个热门但是没有解决的课题。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科技界的钢铁侠要在人脑植入芯片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