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投票机公司起诉川普团队和右翼媒体,这些谣言你信过吗?

圣诞节已到,但是美国大选依然余波未平。自从大选11月3日投票结束以来,关于Dominion和Smartmatic两个投票机公司的谣言就不断。有参议员在接受Newsmax采访的时候说,美军在德国法兰克福查抄了Dominion的办公室,收缴了“作弊”的证据。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gatewaypundit网站截图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川普在推特上传播Dominion的谣言

之后又有川普团队的律师Sidney Powell说Dominion和Smartmatic这两家软件公司,都是在委内瑞拉领导人查韦斯的指导下创办的,以确保他本人在大选中万无一失。Dominion创立于加拿大多伦多,后来总部签到科罗拉多州丹佛。而Smartmatic 2000年创立于佛罗里达的Boca Raton。至于委内瑞拉一说的来源,只是因为Smartmatic的创办人兼CEO Antonio Mugica出生于委内瑞拉,线居住于佛罗里达州。并且该公司投票机在2004年用于委内瑞拉的大选。且该公司2005年曾收购了一家叫sequoia的公司,该公司有一些委内瑞拉的员工。另外有很多指控说投票机公司的软件用于做票,篡改了2–3%的选举结果。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上个星期,软件公司Smartmatic的CEO Antonio Mugica委托律师给几家右翼媒体发了律师函,声言要起诉他们,要求他们几家立即停止对该公司的诽谤。这几家媒体包括Fox福克斯电视台,Newsmax和OAN(One America News Network)。对这几家右翼媒体的介绍,可以参见前文《从被踢走的女律师到英文右翼媒体大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于是,福克斯新闻台和商业台(根据媒体分析公司TVEyes的统计,一共提了Dominion 792次,提了Smartmatic118次),显然把Smartmatic的律师函很当回事。福克斯电视台做的一个三分钟的短片在周末时段反复播放,以问答的方式采访了投票机专家Eddie Perez,关于投票机的一系列虚假指控都一一做了澄清。这个短片在Lou Dobbs,Jeine Pirro和Maria Bartiromo主持的节目时段中都被反复播出。比较吊诡的是,这些节目也正是朱利安尼先生和鲍威尔女士经常提出他们古怪的指控的地方。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Fox主播Lou Dobbs在节目里替Smartmatic澄清事实

右翼电视台Newsmax也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个事实澄清贴,对各种江湖传言都逐一做了澄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Newsmax在文中写道:

Newsmax希望澄清其新闻报道,并且注意到,并未将对这些公司的特定指控作为真实报道播出。

我们的观众和读者应该了解这些事实:
Newsmax没有发现有证据表明,Dominion和Smartmatic互相拥有,或者他们之间有任何的商务联系。

也没有证据表明Dominion使用Smartmatic的软件,反之亦然。

没有证据表明Dominion或Smartmatic在2020年选举中,使用了操纵选票的软件或者是重新编程过的软件。

Smartmatic表示其软件在2020年大选中仅在洛杉矶使用,在特朗普竞选团队挑战的任何战场州中均未使用,Newsmax没有相反的证据。

Dominion和Smartmatic都跟乔治·索罗斯没有任何关系。

Smartmatic是一家美国公司,不属于委内瑞拉政府,查韦斯(Hugo Chavez)或任何外国官员或实体。

Smartmatic表示它在委内瑞拉没有任何业务。尽管该公司从2004年至2017年在委内瑞拉进行了选举项目,但该公司表示从来没有由雨果·查韦斯(Hugo Chavez)创立,也没有与他或委内瑞拉政府建立腐败关系。

传播了大量右翼另类事实的电视台突然一本正经地逐条辟谣,也挺有喜感。

无独有偶,据美联社报道,Dominion公司因为遭受死亡威胁而躲藏起来系统工程师,以诽谤罪起诉川普竞选团队,他的两名律师,以及一些保守媒体主持人和新闻机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Dominion CEO连线CNN反驳指控

Eric Coomer,Dominio投票系统公司的系统安全主任,表示希望能够在莫名的虚假指控他们公司的软件操控了选举之后,回复他的正常生活。因为并没有证据能证明选举被操纵(rigged)。

Eric于周二在科罗拉多的丹佛县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的对象包括,川普竞选团队,律师鲁迪·朱利安尼和悉尼·鲍威尔。保守派专栏作家米歇尔·马尔金,保守派网站 Gateway Pundit,科罗拉多保守派活动人士约瑟夫·奥特曼,以及保守派媒体Newsmax和OAN。

Eric Coomer本月早些时候告诉美联社,右翼网站发布了他的照片,家庭住址和有关他的家庭的详细信息。死亡威胁几乎立即开始。

他说,他的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曾收到一封手写的信,问他:“你儿子作为叛国者,你的感觉如何?”

另据lawandcrime网站12月24日报道,在Eric Coomer发起诉讼之后,该网站获得了代理诽谤的律所Clare Locke LLP代表Dominion投票机公司向个人和媒体发出的21封律师信,对即将发起诉讼的停止与禁止公函(cease and desist letters)。这些信件是作为上周发送给Sydney Powell信件的补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据该网站报道,这些个人包括但不限于:Fox Business的Lou Dobbs,律师Lin Wood,Fox News的Sean Hannity,广播主持人Rush Limbaugh,代号为“ Spyder”的特工Josh Merritt,科罗拉多保守派激进主义者Joseph Oltmann,“ Exhibit Q”目击者罗素·兰斯兰(Russell Ramsland),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朱利安尼(Giuliani)目击证人梅利莎·卡隆(Mellissa Carone),Newsmax的格雷格·凯利(Greg Kelly)和福克斯的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实体包括:福克斯新闻,One America News,Newsmax,《大纪元》和总统执行办公室。

给朱利安尼,多布斯,凯利,巴蒂罗莫,林博,汉尼提,总统执行办公室发送了要求保存文件通知。要求他们保留所有对Dominion指控有关的记录。

lawandcrime网站上还发布了给朱利安尼律师函的信件截图以及全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给朱利安尼的律师信中说:您必须(但不限于)保留与以下各项有关的所有通信记录:
•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任何成员,志愿者,员工或雇员;
•Sidney Powell,Jenna Ellis,Lin Wood及其每个合伙人,合伙人和律师助理
•您自己的每个合伙人,合伙人和律师助理;
•向您提供誓言(affidavit)或声明的每个人(无论是否此类誓言或声明最终被用于),用于支持所有投诉或诉讼提交的法律文件。这些诉讼包括与Dominion有关的或者是与2020年总统大选有关的法律诉讼;
•与您联系的每个记者,编辑,博客作者,主持人或其他媒体成员,只要传达了有关Dominion或2020年11月总统选举的信息,无论他们是否发表了您的任何指控;
•每个以任何方式付钱给您或您的公司的个人,用于发表有关于Dominion公司或11月大选的声明,或提交有关Dominion或11月总统大选有关的法律文件

给Sydney Powell的律师信中说,基于你的虚假指控,Dominion遭受了巨大的伤害。Dominion的员工被跟踪,被骚扰,或者受到死亡威胁。为了Dominion员工的安全考虑,也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真相和对制度的自信。我们要求你马上公开撤回你的虚假指控,同时要保留所有的记录。

这两家投票机公司最近前后脚上阵打官司的行为,应该是实在不堪忍受媒体和律师政客造谣的结果。如果最后他们胜诉的话,不知道川普团队们之前募集的两亿多美元够不够赔?会不会再想出新点子来再收割一岔韭菜?

一月六号彭斯能改变选举人团投票结果?

另外,一些人在选举人团投票选出下任总统后仍不承认失败,寄希望于1月6号在国会唱票的时候,副总统彭斯能够拒绝点摇摆州的票,或者是拒绝签字。那样议会可以一州一票选出总统。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川普总统翻盘。但是事实是否如此?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但是1月6号,彭斯主持的这个选举人团票数认证,并不是一个可以扭转局面的听证会。有人说,如果有一名众议员和一名参议员发起挑战,就可以推翻选举结果,就可以重新进行投票,这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

按照美国法律规定,只有在统计选举人票的这一天,各州的选举人还没有产生的条件下次才可以援引这一条款,同时,没有任何一个候选人获得了270张以上的选举人票。而现在,各州的选举人都已经确定,并没有异议。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那么如果彭斯副总统拒绝在选举结果上签字,会不会改变选举结果呢?答案是否定的。其实1月6号的点票工作就是走走过场,彭斯要做的事就是拆信封和维持秩序。点票都不用他做,是别人做。历史上确实有副总统拒绝在选举结果上签字。1969年时任副总统(按宪法规定也是参议院议长)的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因为在1968年总统大选中输给了尼克松,他拒绝出席选举人票认证仪式,其结果就是找另一个人签字,由参议院临时议长代为完成。参议院临时议长是参议院内仅次于副总统的二号人物。也就是说彭斯签字或者不签字都不会对结果有什么影响。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美国宪法第一章第三节第5条规定:

在副总统缺席时或在他行使美国总统职位时,参议院应选择其他官员,也就是参议院临时议长(代为行使权力)。

结论:

Dominion和Smartmatic发起的诉讼也印证了那句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同时记住,出来跑,迟早要还的。无论在网上还是现实生活中造谣都是要付出法律后果的。多听多看多思考,别被无良律师和媒体人带了节奏。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