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打碎了一只杯子 by Hush_Puppy

这是一个朋友10几年前写的。

今天下午,当我打算以一种更加舒适的姿势把自己安置在电脑前面,继续看我的片子的时候,左脚尖轻轻碰了一下面前的那只小凳子。只一下,只一声,凳子上的那只黑色的马格杯从0.3处的低空失足落下,碎了。

突然之间很木然,木然的难过。对杯子我有特殊的爱好,看上了,会不远万里地驮回来。我喜欢我买的每一只杯子,虽然我总在不断地买,不断地打碎,再买,再打碎。我奇怪我疯狂的粗心,奇怪我学不会教训—— 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只玩飞镖用的靶子,木木地,无辜地,束手无策地看着自己弄到千疮百孔。而且这种折磨自己的过程毫无意义,除了让让悲伤更加凸现以体现我的存在过程。

这只,是我今年以来打碎的第三只杯子。一种无可奈何的痛惜从脚底升起,麻酥酥地蔓延上来,一直到让我的手指不能自已,写下这篇文字。

我说过,我喜欢我的每只杯子。我从不随随便便地把杯子当做一个简单的饮水用具买回来。杯子是我默契的爱人,我给它真诚的吻,它安慰我的渴。在孤独的白天和黑夜,我们相濡以沫。只有现在硕果仅存的那个妮维雅的马格杯例外 — 我买洗面奶,不懂为什么他们就送了我一只杯子。它之所以一直没有碎也是因为它一直不得宠。爱是危险的东西,它除了可以杀死人,还可以杀死一只杯子。

两个月前,我开始杀害我的爱杯们。第一只的上面装饰着阿拉伯风格的蔓藤图案,嵌着细细的金丝,很正的红色花纹,完美的杯盖(要找到有着一只完美盖子的杯子比找到一个写哲学书的女人还难) — -我从秦皇岛一路辗转到北京把它带回来。在冬天还没有过去的一个早上我打碎了杯盖。晚上,杯子从写字桌上三级跳着想要去为它的另一半徇情。幸亏是三级跳,有了缓冲,它只摔成了残疾。我看着碎成一万片的杯柄,叹息着问杯子:你就那么非它莫属吗?就算是,你就那么急吗?我可以再为你配一只盖子,虽然不会完美,可你至少能够完整啊!过分的夸大一只杯盖和另外一只杯盖的区别,是你痛苦的根源!在这个信息过剩的世界里,你有那么多选择,干嘛那么死心眼呢?!

明白了爱杯的决心,我就尽量小心了。我把它仔细地放在我的碗橱里,再没用过它。它残了,可是它依然是我历史的一部分,记忆的一部分,我自己的一部分。
它本来就是一段感情的纪念,现在,就让它开始履行纪念品的责任吧。那个在甲板上度过的炎热的下午曾经让我晒得很健康让我忘掉我所有的郁闷,有着腥咸味儿的海风吹乱我不够长的长发,他说你这样很好看,我关掉手机让自己断绝和另外一个世界的联系,野生动物园里那只绝望的老狮子留着口水望着我,夜晚的草坪上等烤咸鱼的时候一个朋友说着暧昧的笑话,那些天我甚至以为自己从此就会远离所有的不幸

—— 在杯子落地的那一刻,定格。

我不再用那只杯子了,它成了标本,残缺地站在那里,提醒着我故人,故事,一切象一只杯子的破碎,无法复原。

一个月前,我打碎了另外一只杯子。这是一只大号的马格杯。两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孤独却不自知的游荡在新街口的地摊上。这是北京颇为繁华的一个地段了吧。人声鼎沸灯影迷离之处,一辆三轮车上胡乱堆着一群杯子 — 这样的时候我通常都有直觉,于是我开始执着的寻找爱杯。人有人爱,我有我爱,呵呵。总共买了三只,一只给我自己,上面用咖啡色的线画了咖啡杯,键盘,显示器,还有一大堆咖啡的英文名字,卡布其诺,蓝山,爪哇……还有比这个更适合于让自己一边坐在电脑前一边惬意的啜上一口什么的小东西吗?另外两个一模一样的送给提供我寄住之所的朋友和她热恋中的男友 ——杯子上印着“I don’t think I can hang on till Friday ”。

那40天的时间里,菊花茶和我的大号咖啡杯陪我度过了n个寂寞又无聊的新东方之夜。隔壁房间里是朋友和她男友调情的笑声或愤怒的吵架声。当然,我做清心寡欲无动于衷状。幸福的女人不需要努力的工作,我需要。我告诉自己这是另外一种幸福,事实也罢,自欺欺人也罢。呵呵~~ 我跟我的杯子在这种矫情的伤感的情绪中顾影自怜。有时候人总是难免会矫情,我估计这是女人的一种本能,如生理周期般不可避免。

我打碎了杯子后的第三天,那个朋友结婚了,和另外一个人。上帝保佑我送给她的杯子。也许她会一直保存着,象我一样时不时拿出来矫情一把。也许她早就把 它扔了——人在旅途,轻装上阵总是最最明智的做法。

可是我没想让我的杯子死掉。那天下午把收到的鲜花安顿在它里面,把它安顿在窗台上。我是爱它们的,想要它们晒晒太阳 — 我应该知道”too much love will kill you”,象Queen的那首歌。我把我的爱暴露在阳光下也暴露在了危险的风中。等我发现它的惨状的时候,估计它已经玉体横陈了一个下午。无奈,留下一片小小的尸体,让它去了吧。风中的自由是有代价的。

今天下午,我淬不及防地失去了最后一只爱杯。我就轻轻地用脚碰了一下,它便气愤地倒在了地上与我永远作别了。只是简简单单地碎成了两半,和起来几乎看不出来它已经碎了。就象很多爱情,从外表上看着非常之美满非常之和谐,其实裂纹隐藏已久,只消用手指轻轻一点便可让它粉身碎骨 — 你不要怪手指。

回到这只杯子上来,它来自N大附近的一个超市。春天我在那里杀了G,虽然结果是我和G两败俱伤。我记得那个早上我还发抖地在马桶上狂背机经,然后喝了一大杯牛奶。分数从屏幕上蹦出来的时候,我决定不要再考第二次了。走出考场的时候,说好了要等我的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了。我就那么象个孩子一样,蹲在N大人来人往的门口,哭了起来,直到他一脸无辜地出现在我面前。他一直很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哭 — 又不是考得巨烂!我哭的时候,他大部分时候都不明白是为什么。可能他也没有努力地去试图弄懂。那个春天的下午,无数人的生气勃勃的脸在阳光中笑着,树叶绿得让人心碎,我穿了一件绛红色的上衣,在温暖的春光中垂下头和眼睛,象个迷路的小孩一样,哭了。

还是没能坚持下去。我终于又把它摔了,虽然送杯子的人警告过我打碎了它便不再要我,虽然他的话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有所谓。

我不得不拿出那只妮维雅的杯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将要和我不爱的这只杯子做伴。我觉得其实我比那只有盖子的杯子堕落得多。我已经失去了追求完美的耐心和决心。会不会有一天,我又会欣喜若狂地从不起眼的一个小摊上拣起一只杯子,然后再粗心地打碎,再寻觅,再打碎。我不知道,但我已经学会了彻底地放弃希望。在找到和失去的过程中我自以为发现了所谓的得到和失去的无聊。

顺便说一下,这个下午,当我打算以更舒适的姿势安置自己的时候,我在复习看了N遍的《恋爱中的犀牛》。我曾经很弱智地为这出戏洒下了巨多的眼泪,但是在这个N+1遍的下午,我挤了挤干涩的眼角,发现我已经学会理智地面对人世间的诸多不幸。

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