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周年,什么变了,什么没变

三十年前的今天夜晚,中共当局出动几十万野战军,从北京郊区各个方向向天安门广场进发。使用武力平息了长达一个半月之久的学生市民的和平请愿活动。学生的要求不过是要求惩治腐败,开放报禁,言论自由,提出要跟政府对话。政府对于学生的要求置之不理,并指责其为动乱,直至出动军队武力镇压。关于死亡人数有多种说法,从数百人到上千人不等。由于政府对这段历史讳莫如深,避免提及,具体死伤人数依然成谜。

三十年过去,中国融入了全球化经济体系,搭上了全球化的班车。因为当时西方普遍认为,经济的自由化能够带来政治的民主化。于是经济高速发展,GDP从美国的15分之一,增长到1.5分之一,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样的庞然大物。伴随着高科技,大数据,云计算的维稳手段日益增强,摄像头无处不在,网络防火墙也越修越高,极权得到空前加强。但是大厦将倾也只是在一瞬间。柏林墙倒塌在一夜之间。苏联帝国解体之前,谁也没有料到它会不费一枪一炮,轰然倒塌。

现在西方终于认识到中国这种只索取不贡献,吸血式发展的危害了,开始从开放的心态转为防御的心态。下一步会怎么样,也很难预料。资本家其实很爱中国政府,中国有所谓低人权优势,没有劳工保障,没有社会保障,不能组织工会,导致劳动力成本极低。资本的本性就是逐利,谁不喜欢廉价劳动力,谁不喜欢便宜的商品。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劳动力市场,和商品市场,自然是资本家的最爱。

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上世纪80年代那么关心社会问题,墙的存在,也让他们更加安于现状,更加乐于关注个人和娱乐信息,对于政治更加不闻不问。但是但凡有一点缺口,求知求真相还是人的本能。给于佳士劳工支持的左派学生,也让我们看到了当代青年的人行动力。

六四镇压,并不是中共政权第一次把枪口对准人民。建政以来的历次运动,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饥荒,死亡的人数都成千上万。文革时期的三大屠杀,北京大兴,湖南道县,以及广西四二二的屠杀,一样都是体制的军队镇压平民和来自草根的造反派,死的人也很多。发生在1975年七八月间的云南沙甸事件,屠杀回民村落。邓小平时任军委副主席,解放军总参谋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对事件负主要责任。虽然中共从建立起就嗜杀成性,但是89年的事件是第一次发生于首都北京,且在全球媒体聚焦,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政府正规军针对平民的屠杀事件。事件发生之后,全世界哗然。很多人觉得这个杀人政权维持不了多久,会很快倒台。但是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很多西方东方的政府学者专家都忘记了当初发生过什么。金庸在事件发生后在电视上落泪,愤而退出了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后来还是一步步被招安,接受了杭州政府半卖半送的房子,在内地吃香喝辣,安详晚年。

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也是官方主流观点,就是六四镇压保持了社会稳定,从而带来经济发展。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日前在新加坡香格里拉论坛上也发表类似论调,就是镇压是完全正确的,没有当年的平息动乱,就没有今天的经济发展。这就好像一个杀人犯在炫耀说,你看我今天这么有钱了吧,幸亏我当年杀了人。同时这种假设完全是颠倒黑白,如果当年实现了言论自由,权力分治和政治民主化。权力有了监督和制约,就不会诞生那么多的腐败,也不会有毒奶粉,地沟油,百姓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在任何情况下,政府针对平民的杀戮都是违背人类文明底线的暴行,没有丝毫可以为之辩护的可能。杀人有理,带来经济发展,完全是胡扯。如果为了经济发展可以牺牲一部分人的生命,今天可以牺牲他,明天就可以牺牲你。

但是人民不会忘记,林肯说过,“你可以欺骗所有人于一时也可以欺骗部分人于一世,但不能欺骗所有人于一世”。执政当局编织的谎言,永远也取代不了事实的真相,历史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肇事者会受到历史的审判,无辜死难者也终有获得公正、公平对待的一天。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