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六号,百年未见,“拯救美国”变成冲进国会

如前文《副总统的角色成焦点,选举人票结果能被单方面改变吗?》所说,1月6日是国会两院联合认证选举人票的日子。很多人包括总统本人寄希望于副总统彭斯可以推翻选举结果。而且我们之前也说过了,彭斯的职责就是拆信封,并没有权力选择承认或者不承认选举结果,也就是说副总统并没有权力改变选举人团结果。1月6日一早彭斯就发信给国会,说他不会阻止选举人团投票通过,他也不能拒绝选举结果。他说宣誓支持并捍卫美国宪法,相信美国开国元勋并没有赋予副总统单一权力来决定那些选举人票应该被计算,哪些不应该被计算。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之前川普就号召他的支持者1月6号到华盛顿来游行声援他,要拯救美国(Save America)。结果今天果然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者。

川普在当地时间11点25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声称选票被偷,声称各种舞弊的发生,尽管都没有证据支持他的指称。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1点左右,国会参众两院联合会议开始清点选举人票。不出所料,刚点完一个州的票以后,在点到亚利桑那州11张选举人票的时候,就有参议员和众议员提出反对认证亚利桑那的选票。于是按照既定程序,将由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别辩论并得出结论,是认证还是推翻该州的选举人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而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发表了掷地有声的讲话,他说,尽管川普有权利去质疑选举结果,但是他散布阴谋论,他的指控没有法院受理。

“Nothing before us proves illegality anywhere near the massive scale that would’ve tipped the entire election. Nor can public doubt alone justify a radical break when the doubt itself was incited without any evidence.”

在我们面前,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整个选举存在大规模舞弊。当质疑本身没有任何证据时,即使是公众的质疑也无法单独使一个激进的破坏合理化。

麦康奈尔继续说,如果我们推翻了选民(的选举结果),那么永久破坏的是我们的共和制度。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就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头辩论的时候,在国会外面有人开始冲击国会建筑物。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推特上有人说,“川普的支持者,冲进了国会。他们拉倒了4层安全屏障,而且试图占领建筑。他们正在跟联邦警察战斗。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疯狂的事,几千警察都阻止不了他们。”

很快,我们在电视上就看到了川普支持者像观光旅行团一样进入了国会。议员们随后相继撤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之后我们就看到媒体报道的各种奇葩画面。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人翻墙进入国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原住民打扮的人跟警察对峙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人进入议事大厅,在议长的位置上摆pose留念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还有人在议长佩罗西的办公桌前拍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持枪安保人员在众议院议事大厅,阻止暴徒冲进会场

很不幸的是,有人在试图进入议事厅时跟警察对峙,而且不听警告导致警察开枪。事后媒体爆出,一名年轻女性,中枪之后宣布不治。

之后华盛顿特区的市长宣布从6点钟开始宵禁。代理国防部长也确认,跟副总统彭斯,众议员议长佩罗西,参议员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讨论之后,派出了国民警卫队。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国会占领事件逐渐平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媒体一致谴责占领国会的闹剧之后,当地时间8点开始,国会继续选举人票认证程序。会上议员纷纷表态,声讨占领国会的违法行为,形容这是一片混乱(chaos),白天发生的事情是暴乱(rio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据媒体报道,上一次国会被占领是1814年国会被英军占领,并被火烧。也就是说,这是两百多年才发生过两次的事情。

参议院目前的少数党领袖(昨天两名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在佐治亚决选钟获证)舒莫说,“今天发生的事是我们国家历史上的一个污点,很长时间都很难洗刷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共和党籍议员Mitt Romney说,领导人应该告诉他的支持者们truth。那就是拜登是当选总统,川普输了大选。引来现场经久不衰的掌声。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参议院随后表决,同意推翻亚利桑那州选举人票结果的有6票(发生暴乱之前有13个参议院说要反对),反对推翻的是93票。在众议院则毫无悬念,128票同意推翻,303票反对推翻。所以亚利桑那州的选举结果无法被推翻。

之前要挑战的州有六七个,暴乱之后只剩亚利桑那和宾夕法尼亚州。有人在劝告霍利放弃挑战宾州。

国会的认证进程仍在继续,但推翻选举人票的可能性为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前总统bush发表声明,他说:

“Laura and I are watching the scenes of mayhem unfolding at the seat of our Nation’s government in disbelief and dismay … This is how election results are disputed in a banana republic — not our democratic republic.”

劳拉和我正在令人难以置信和沮丧地看着在我们国家政府所在地爆发的混乱场面……这就是在香蕉共和国而不是我们的民主共和国中对选举结果产生争议的方式。

推特脸书封锁川普社交账号

因为被指煽动支持者冲击国会,推特宣布封禁川普的推特账号12小时。直到他删除了引发骚乱的推特为止。如果不删除就不解封。脸书随后跟进,封禁川普账号24小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则视频,已经被推特,脸书和Instagram删除。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有人提,引用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马上剥夺川普总统权力

也有议员提出,应该以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为由,把川普从总统位置上移除。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主要是为了澄清总统的接替顺序。

修正案的第一款解释了如果总统去世、辞职或被免职将会发生什么:副总统即刻成为总统。

第二款明确指出,当“副总统职位出现空缺”时,总统应提名一名替代者,一旦他或她被国会两院的多数人确认,就可以上任。

第三款允许总统暂时将其职责委托给副总统,副总统随后担任代总统,直到总统通知国会领导人他能够恢复职责。

第四款为副总统和领导行政机构的大多数官员(通常被视为内阁)提供了一个有很多步骤的过程,可以宣布总统“无法履行其职务的权力和职责”。这一过程最终需要国会两院的三分之二投票通过。

第一款和第二款适用的情况,比如1974年尼克松辞职,由副总统接任。

第三款允许总统暂时将其权力和职责转移给副总统,罗纳德·里根于1985年因癌症接受了一次简短的手术,期间曾经援引过它。乔治·W·布什总统在2002年也援引了第25修正案,当时他接受了短暂的医疗程序,将自己的职责移交给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数小时。

第四款就是今天的情况,副总统和行政机构大多数官员如果认为川普不适合或者无法履行其职务,可以援引第25修正案,但是需要参众两院三分之二多数通过。

至于川普是否会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个被国会和内阁赶下总统宝座的第一人,也将在未来两周内揭晓。

冲击国会,谣言同步启动

不出所料,今天的暴乱发生后,马上就有人开始造谣,想要甩锅,说冲入国会的不是川普支持者,而是antifa,BLM,共产主义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nopes马上就辟谣了,指这种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是川普本人亲自鼓励他的支持者游行到国会。右翼极端团体Proud bo'y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造谣者中当然也少不了华人的身影。有人说今天冲进国会,打扮扎眼的这个“牛头人”曾出现在亚利桑那BLM游行中,是Antifa的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然而,很快亚利桑那当地媒体AZ Central 就已经核查到,此人名叫Jake Angeli,确系亚利桑那居民,但一直是QAnon阴谋论的支持者,也经常参加当地右翼举行的活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来源:

Angeli在2020年接受AZ Central 采访时说,他戴着皮草帽,画着脸,光着上身,穿着破烂的裤子到处走,以此来吸引人们的注意。

然后他说,借此他能够向人们讲述他对QAnon的信仰以及他说的其他真相仍然被隐藏了。

今年,他也曾出现在当地反对政府强制口罩令的集会上,而在当地BLM集会中,他也举着代表QAnon阴谋论的牌子。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可以看到,此人就是一个被QAnon阴谋论影响很深的哗众取宠者。

结论

民主社会跟专制社会的一个标志性区别,就在于政府权力能够平稳过渡,和平交接,专制社会换届的时候由于政治不透明才会容易导致血雨腥风。而一个发达国家的领导人,拒不承认败选,散布各种阴谋论,同时鼓动支持者上街闹事,冲击立法机关,成为了国际笑柄。这实在是不应该,不知道今天以后,还支持川普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说辞。

Written by

自由撰稿人,时评人,平等公义追求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